风月大陆 第六章 奴之徽章

    时间:2018-01-13 看着推门进来的叶天龙,海娜心神一颤,本能的一缩身子,但旋即便用愤怒的目光瞪着叶天龙。
      赤身裸体的海娜被带回无忧宫之后,便被囚禁在这一间除了铁叶门之外只有一扇透气小窗的密室里。
      双手被吊在横樑上的风之神殿女祭司,只有双脚的脚尖可以点在地上,全身上下依然没有着一丝一缕的衣物。毫无遮身之物的她只有无助的看着眼前这个可恶的男人背着双手,仔仔细细观看自己的清白处子娇躯。
      「你的身材还不错嘛!真不愧是风之神殿的贱人。」
      面对着叶天龙的评头论足,可怜的女祭司也只有强忍极大的羞辱,全身颤抖着。
      平心而论,海娜的身材绝对不是仅仅用不错就可以形容的,应该是属于非常出色的那一类。翘挺圆润的玉乳,平坦结实的小腹,丰隆雪白的粉臀,修长有力的玉腿,饱满隆起的玉阜上,覆盖着整齐平顺的浅褐色茸毛。
      因为吊在这里的时间有些长,海娜的浑身上下布满了晶莹的汗珠,在灯火的照耀下,全身散发出一种奇异的光泽。
      额头上的汗珠顺着眼睛往下流,有些挂在眼帘上,让海娜的视线也有些模糊。她看到了跟在叶天龙后面进来的还有一个人。
      这个恭恭敬敬的垂手而入的,是一个身穿神殿法袍的女子,白色的法袍,黑色亮丽的长髮,娇艳如花的粉颊,明眸皓齿眉目如画,尤其是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焕发出一种奇异的光彩。
      勉力的眨眨眼,当看清楚跟随叶天龙进来的那个人后,海娜的一颗心顿时往下沉。她认识这个女子,在跟随长老会的另外两位长老前来艾司尼亚和法斯特神殿会面时,两个人还曾经秉烛夜谈,彼此都十分欣赏对方。
      「左兰心,原来是你这个贱人出卖了我们!」猛的一甩带着湿气的长髮,痛心疾首的海娜厉声喝道。心中的愤怒让她一时忘记了自己的悲惨处境和全身的酥麻痛苦。
      左兰心并没有回应海娜的话,而是十分恭顺的站在叶天龙的身右,她的表现就像是一名十足忠心的侍女。
      「你还是多想想自己吧!」冷冷的笑了一声,叶天龙站在海娜的面前,眼中厉芒闪烁:「告诉我,你这个什么狗屁的二小姐,到底是什么样的角色?还有,把你所知道的风之神殿情况一一都说出来。」
      「你休想!」
      海娜尖声大叫,心情激荡之下,身形转动了一下,顿时她的双足便离开了地面。
      全身劲气都被叶天龙用暗黑之气震散之后,海娜她现在还不如一个寻常普通的弱质女流。
      这一下,她全身的重量全部都落在捆住她双手的绳索上,白嫩纤秀的手腕上立时传来了一阵剧痛,让她差点儿呻吟出来。
      「是吗?」叶天龙毫不动气:「你会乖乖的说出来的。」
      说罢,叶天龙的手往后一伸,身后的左兰心立刻双手奉上了一根鞭身半寸许宽的扁平状黑色皮鞭。
      叶天龙接过来后,在海娜的眼前挥舞了一下,皮鞭发出呼呼的不祥声响,让可怜的女祭司不禁花容失色。
      「先给你一点开胃小点,然后再上大菜。」
      眼前男人脸上的淡淡微笑让海娜心中发毛,当叶天龙用皮鞭轻轻点了点她酥胸前俏挺娇嫩的香团粉峰,海娜不由得惊惶失措起来。
      「不要……哇……」
      刚刚叫出来,叶天龙已经闪电般的挥出了一鞭,扁平的鞭梢横着扫过嫩乳,发出清脆响亮的声音,在雪白晶莹的肌肤上留下了一道红红的痕迹。
      海娜的双足不住的点着地面,但是她的娇躯还是开始摇晃起来,酥胸嫩蕾的火辣辣刺痛和手腕上如折断般的剧痛,让她忍不住悲叫起来。
      「才刚刚开始呢!拿出一点风之神殿祭司的勇气和胆识来。」
      叶天龙喝道,同时挥出了第二鞭,这一次,鞭梢十分準确的击中了玉乳顶端的浅樱色嫩首,一阵剧烈的刺痛直奔海娜的脑门,让她几乎要失声大叫起来。
      幼嫩的乳首立刻充血变红,雪白的香团嫩肉在不住的颤抖,甚至连全身的肌肉都开始抖起来,而海娜的娇躯也随鞭子的去势开始转起了圈子。
      「哇……不要……打……」
      第三鞭和第四鞭落在了雪白的粉臀上,娇躯剧烈颤抖,海娜再也无法忍受,涕泪横流的向叶天龙求饶。
      「不听话的贱货,吃完十鞭再说吧!」
      根本不理会女祭司的哀求,双眼冒火的男人毫不犹豫的继续挥出手中的鞭子,除了粉臀和椒乳之外,一双修长玉腿上部的内侧嫩肉也是鞭子的目标。
      哭叫连天,珠泪飞溅。
      等到十鞭打完,泪流满面的海娜全身汗出如浆,一颗螓首也无力的垂了下来,口中只有不住的呻吟和喘息。
      叶天龙做了一个手势,站在他身后的左兰心双手结印,樱口轻轻吟唱起来。
      霎时,无数晶莹的银光在空中闪烁,并随着左兰心的纤指前伸,飞电般的射向海娜的胴体,隐没在布满鞭痕的肉体里。
      「神之光浴!」
      神殿最上乘的治疗术,在左兰心的手中使来,是如此的得心应手,眨眼之间便让海娜全身恢复如初,羊脂白玉似的娇躯看不出丝毫被折磨过的痕迹。
      虽然皮肉上的伤痕是看不到了,但是绵绵的余痛却依然留在海娜的娇躯上,这样的感觉让可怜的女祭司更觉悲哀。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了吧?」用手中的鞭梢托起海娜的下颌,叶天龙十分神气的问道。
      「我是风之神殿长老会的女祭司,排在三祭司之二。」吃到苦头的女祭司乖乖的回答道。那种顺服的样子,足以让任何人感到满意。
      「你很不老实,居然到现在还想隐瞒。 」叶天龙的脸色一变,手中的皮鞭作势扬起,声色俱厉的喝道。
      「没有,我都说出来了……不要打我……」被吓坏的女祭司连忙出声为自己辩解。
      「看来你是皮痒了,居然还敢在我的面前胡说八道!」冷笑了一声,叶天龙反而收起了手中的皮鞭,往后退了一步。
      站在他身边的左兰心立刻会意的向前迈了一小步:「你隐瞒自己的一个真实身份。」
      左兰心的话好像一记重锤,狠狠敲打在海娜的心头。
      「你是风之神殿的圣女艾琳碧丝的亲妹妹,你们两个人从小就被风之神殿长老会的首席大长老格兰特收养。 」
      没有想到对手已经完全掌握了自己的秘密,海娜一下子脸色变得苍白,像这种连风之神殿最上层也没有几个人知道的事情,居然会被左兰心一口道破,她心中的最后一道纺线也随之崩塌。
      「作为不老实的惩罚,我要在你的身上留下一个记号。」看到海娜的心神大乱,叶天龙冷酷的宣布道。
      他拿出了一个圆形的徽章,黑沉沉的材质,直径约在八分左右,中间是一个阴刻的「奴」字,绕字外围一圈的是一条首尾相连的飞龙,栩栩如生,似乎要破空而出。
      「我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到底想我把这个印在你的什么地方?」
      看着黑色的徽章在叶天龙的手中瞬间变成通红,海娜的一双美眸顿时睁大,心中的恐惧更是难以形容。因为她明白叶天龙话语之中的可怕含义,万一被烙上这样的奴隶印记,那么终其一生都无法洗脱耻辱的身份了。
      「一般来说,奴隶的印记都是烙在脸上的。」
      一边说着,叶天龙的手慢慢向海娜的面门伸过去。
      越是接近,海娜就越发清晰的感受到徽章上的热度,而且非常奇怪的是,徽章所散发出来的热量中,还带着一股难以言状的黑暗力量,不断摇撼海娜的心神。
      这种神意灵觉上的感受,只有接受过神殿长期的严格训练,并且在灵觉上有着惊人天赋的人,才能够感觉得到。
      感觉越是清晰,海娜的心中就越是恐惧,被暗黑之力烙上的印记,即便是把肉挖掉,也是无法清除的。这才是真正烙在肉体上的终生枷锁。
      见到叶天龙的手已经伸到了自己的眼前,海娜的双眼充满恐惧,脸上满是惊惶失措的神情,朝叶天龙拚命的摇头:「不要……求求你 ……不要……」
      「不要什么啊?」叶天龙的手停在海娜脸颊上方,用嘲弄的神色望着女祭司。
      「你必须说清楚,到底想在什么地方留下这个印记。如果你不说的话,那么我只有印在你的脸上了。」
      「求求你……放过我吧!」
      身为艾琳碧丝的妹妹,又是首席大长老最疼爱的养女,海娜可以说是一直生活在安逸舒适、受人爱护和尊敬的顺境当中,她的人生,在来艾司尼亚之前,就像是温室里面的花朵,没有丝毫的风雨经历。
      如果说,起先海娜还存在骄傲和幻想的话,那么现在她在叶天龙的手下,已经完全蜕化为软弱的女人,面对强势的男人,她的选择只有苦苦的哀求。
      「如果你不选择的话,那么我就只有印在你这张漂亮的脸上了。」
      叶天龙毫不为眼前美女的眼泪和哀求所动,继续给她施加更大的心理压力。
      「不要……不要……不要印在脸上……」海娜近乎疯狂的摇头,带动整个娇躯都是摇晃,虽然手腕和脚尖处的抽筋剧痛难以忍受,但比起她现在心中的恐惧,已经不能相提并论了。
      「你这个贱人,还想和我讨价还价吗?」叶天龙冒火了,手一伸,眼看就要印上海娜的粉颊。
      可怜的女祭司被吓得魂不附体,急忙脱口大叫起来:「我选……
      我选……」
      「很好,那么你就说,想在什么地方印上徽章?」叶天龙满意的收手,威风凛凛的喝问道。
      「我……我……」海娜期期艾艾,嚅嚅而言,好半天也没有说出来。的确,要让她自己说把奴隶的印记烙在身体的什么地方,实在是精神上极大的折磨,她根本就无法张口。
      「我只有给你四个地方选择,面门、乳房、小腹,还是屁股?」
      说话的同时,叶天龙拿在手中的徽章也随之移动在他所说的地方上面。
      吓得心寒胆颤的女祭司只有咬牙竭力稳定自己的身形,生怕稍微一晃动,就会碰上叶天龙手中的徽章。
      「我给你十声数,如果再不决定的话,那么我就在你身上的四个地方全部烙上奴隶徽章。」
      说罢,叶天龙的左手向后一举,身后的左兰心会意的开始以稳定的速度报起数字来。
      「一……二……四……」
      声音不大,甚至还带有一种柔媚的味道,但听在海娜的耳朵里,却是无比的可怕和震撼。
      「七……八……」
      随着数字越来越少,海娜内心益发感到惊骇和恐惧。不管烙在什么地方,对于她来说,都是无尽的羞辱和折磨。她的全身肌肉都在微微的颤抖着。
      「……十。」
      左兰心的话音刚落,叶天龙便冷笑了一声,将徽章移到了海娜的面门上。
      「不要……我选……屁……股……」
      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叫出来,海娜说完这一句话后,整个人都软下来,螓首低垂,下巴靠在酥胸上放声大哭起来。
      叶天龙的大手一挥,捆住海娜双手的绳索应声而断,她的娇躯立刻跌倒在地上。
      「不许哭,你给我乖乖的趴好!」毫无怜香惜玉之心的男人用脚尖捅了捅地上的女祭司,冷酷的对她说道。
      全身都在颤抖,但是已经完全被击垮心防的女祭司,不敢对叶天龙的话有任何的违抗,她按照叶天龙的要求,四肢着地伏在地上,手肘曲折而螓首贴地,这样一来,她的粉臀就自然而然的被高高举起。
      谷间的秘处和幼嫩的花唇,在白白的臀肉之间绽放,没有任何的遮掩。
      想到自己以如此淫贱的姿态,赤身裸体的完全暴露在男人的面前,海娜的芳心都在滴血。尤其这种样子,好像是自己主动要求被烙上奴隶的印记,更是极大的屈辱和羞惭。
      「真应该让姐姐来看看,她的宝贝妹妹这么下贱。 」
      站在海娜身后的叶天龙不断加深海娜心中的羞辱感,但可怜的女祭司除了无力的摇头哭泣之外,不敢有丝毫的反抗。
      「喂,把屁股抬高一点。 」
      海娜刚刚顺从的努力举起自己的粉臀,突然一阵火热的剧痛从肉丘上传来。
      「啊……」
      悲叫声响彻在密室里,虽然没有皮肉焦臭的味道,但是痛楚绝对是令人无法忍受的。被烙中的瞬间,泪水迸射,海娜的双手紧紧抓住肘部,全身的嫩肉都在不住颤抖,全身汗出如浆。
      拿起徽章,只见雪白娇嫩的粉臀肉丘上,一个圆圆的黑色印记分明清晰,当中的奴字在飞龙的盘绕之下,似乎要破体而出。
      满意的收起了徽章,叶天龙望着雪白的粉臀上刚刚烙上的黑色印记,发出了一阵得意的大笑:「下一次,我会在你姐姐的屁股上也烙上这样一个印记。」
      「姐姐……姐姐……」由被烙的嫩肉处扩散开来的痛楚余韵,令海娜的粉臀颤抖,含泪在呻吟着,在内心呼叫着远方的姐姐。
      「大夫人……大姐……」
      门外突然响起了玉珠和辛西雅她们略显慌张的声音。奉命守在密室门外的她们来不及再出第二声来提醒里面的人,密室的门已经被推开了。
      首先出现在叶天龙眼前的,是姿容绝世、美艳无匹的美女战神,随后鱼贯而入的有柳琴儿和晨月两个同样清丽出色的美女。
      星夜兼程赶来艾司尼亚的她们一抵达无忧宫便顾不上休息,立刻找到叶天龙。
      一见到密室里面如此不堪的场面,于凤舞的凤目之中闪过了一丝不悦的光芒,而她身后的柳琴儿和晨月两个人则是同时眉头一皱,只是在晨月的明眸之中却掠过一丝不为人察觉的奇异神采。
      「你们怎么回来了?」叶天龙丢下了哭泣的女祭司,十分高兴的迎向于凤舞她们。
      「天龙,你怎么可以这样……」轻轻歎息了一声,怒容转瞬即逝的于凤舞转首让人拿过一件衣裳,将羞愧得几乎无地自容的海娜包裹起来。
      「怎么啦,对付敌人难道还要讲什么礼节吗?」叶天龙不满的嘀咕了一声,但还是答应于凤舞的要求,让人押着海娜下去,同时他又吩咐左兰心跟过去好好审问。
      表现的有如侍女一般的左兰心十分恭顺的应声下去,于凤舞、柳琴儿和晨月三人不觉奇怪的望着左兰心的背影,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打招呼了。
      「嘿嘿,她现在是我的奴隶,在她的身上也有一个和海娜一样的印记。」似乎看出了于凤舞她们心中的疑问,叶天龙笑了一声,向她们解释道。
      「如果刚刚你们不打扰的话,海娜也会很快变成和左兰心一样的。」
      「左岛近将军呢?你有没有想过他的感受?」眉头皱了一下,于凤舞不悦的对叶天龙说道:「你把他的妹妹弄成这个样子,他心里会怎么想?」
      「本来依照左兰心的行为,她应该死的,我已经饶了她的性命,左岛近将军对我的宽容十分感激。」叶天龙傲然说道。
      歎息的摇摇头,于凤舞还没有说下去,身边的晨月已经忍不住出声了,因为对于她来说,目前最重要的问题并不是这些。
      「天龙,你怎么没有和我们商议一下,就决定登基,坐上法斯特的皇位呢?」
      「这有什么不好吗?难道说你们不支援我的举动吗?」叶天龙望了一眼晨月,然后又道:「你们应该为我感到高兴才对啊!反正这也是迟早的事情,再说我看倩公主自己也不想干了,何必要强迫她做一些不喜欢的事情呢?」
      「可是你知道目前的局势,并不是你登基的好时机啊!你至少要等到局势稍微稳定一些,再做这事也不迟啊!」面对着自信十足的男人,晨月只好苦笑道。她的话引起了身边的于凤舞和柳琴儿一致的赞同。
      「天龙,你这简直就是在胡闹,你怎么可以登基做皇帝呢?」柳琴儿狠狠瞪了叶天龙一眼,忍不住责怪道。
      「我为什么不可以呢?」抓了抓自己的头髮,叶天龙用奇怪的神情望着眼前的于凤舞她们:「难道你们不支援我的决定吗?我还在想你们一定会理解我的……」
      「好了,我们先不要说这些事情。」
      想了想,于凤舞脸上的忧色一闪,出声打断了叶天龙略显不满的话语,突然温柔的走到叶天龙的跟前,在他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抬起螓首,明眸深深注视着他。
      「我们大家都回来了,难道不要高兴一下吗?」
      「对,当然要好好欢聚一下。」放下了其他的想法,叶天龙一把将于凤舞拦腰抱住,望着晨月和柳琴儿:「分开这么长的时间,我还真的太想念你们了。现在总算我们又可以团聚在一起了,一定要好好的庆祝一下。」
      「就是啊!绾贞妹妹和宁素女她们也刚刚抵达,这一路上她们赶的最辛苦了,你应该去看看她们的。」与于凤舞心意相通的柳琴儿也明白了于凤舞的意思,笑着对叶天龙说道。本来于凤舞她们会更早一些抵达艾司尼亚的,只是因为绾贞她们几个的跟随,才使得行程变得慢了。
      「分开这些日子,我还真的很怀念绾贞的手艺啊!」听到绾贞也回来了,对她的手艺念念不忘的男人兴奋的双眼放光。
      「既然这样,那么我们大家就走吧!」
      趁着叶天龙不在的时间,于凤舞将随同自己回艾司尼亚的众女以及玉珠和辛西雅召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
      「这一次的麻烦真大了。」等到众女落坐之后,站在当中的于凤舞神色凝重的对大家说道:「天龙心中的魔神终于还是侵蚀了他的心志。他的内心正在逐渐的魔化,杀戮和破坏的慾望将渐渐充满他的内心。」
      说话的当口,于凤舞的视线从玉珠和辛西雅的脸上扫过,见到她们的神情似乎微微一动,便轻轻歎息了一声:「我现在不是在追究什么人的责任问题,而是想和大家商量一个解决的办法。如果再继续让天龙的心魔化下去,很可能会性情大变,以至于完全失控。」
      「大姐,您怎么可以确定公子他在渐渐魔化呢?」玉珠低头思忖了一下,突然抬起螓首出声询问道。
      「你没有发现天龙的性情已经在发生变化了吗?」于凤舞望着暗黑一族的少女,十分严肃的反问道。
      「以前的天龙根本不是这个样子的。」柳琴儿也在一边出声道。
      「刚刚我仔细问了一下,天龙他在艾司尼亚的这一段时间里的所作所为,难道你们都认为是完全正常的吗?」
      于凤舞的视线从晨月、玉珠和辛西雅的身上一一掠过,她知道眼前的这三人是不太同意自己的看法。
      晨月本来就希望叶天龙能够尽早走上天下第一人之路,而暗黑一族的少女是出于对暗黑之气的那一种本能的亲近和跟随,至于女神战士则是无条件的追随。
      「你们应该还记得天龙以前也有过一次魔化的情况吧?」
      一片默然,所有的人都不禁陷入了回忆之中,当初参与解救的五个女人更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既然大姐您这么说,那么我们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办?」晨月打破了沉默,提出这样的问题。 她也跟随王师学艺一段时日,也知道于凤舞所说的可怕后果。
      「我师傅在离开的时候,已经预见到可能会发生这样的变化,所以留给我一个应对的办法,用来克制天龙心中的魔性和暗黑的特质。
      叫大家来,就是希望大家能够统一想法,共同为解除天龙的内心之魔努力。」
      望着晨月,于凤舞的语气十分自信,她的一双明眸之中闪烁着动人的光芒。原来王师在指点叶天龙的武技时,就已经看出了叶天龙心中潜伏的魔性,因此在告诫叶天龙的同时,也在暗中给于凤舞留下了日后解救的办法。
      「因为这一次不比上次,天龙现在的魔化情况比较严重了,需要大家的齐心协力来解救。」
      「好吧!大姐您告诉我们大家应该怎么做。」心直口快的龙灵儿在后面不耐烦的说道。她对于于凤舞的任何决定,都是无条件的拥护,自然对前面那些话不感兴趣。
      吩咐了众人应该注意的一些事情之后,众女散去。但是柳琴儿和龙灵儿却被于凤舞暗中留了下来。
      「这一次,大姐需要你们两个的帮助。」望着眼前的柳琴儿和龙族的少女,于凤舞的神情严肃认真。
      本来王师留下的办法是需要有上等根基和天赋的处子七名,以七凤归巢之术消减叶天龙身上的魔气,压制他内心的魔性。
      但是一时之间,要到哪里找这样七名武技和魔法都要有一定的造诣,根基和天赋又要过人的处子呢?
      可是现在有了柳琴儿和龙灵儿的帮助,于凤舞就有信心依靠她们三个人的力量来唤醒叶天龙。
      因为作为剑鞘之身的柳琴儿,是可以利用神剑之力来压制叶天龙内心的魔性。
      而作为龙族少女,因为龙灵儿和于凤舞两个人这一段时间的潜心合练,在合体技上获得了相当程度的突破和提高,两个人的武技都得到长足的进步,现在她们二人之间的武技和心神相融相合,于凤舞相信她和龙灵儿的合体能够克制叶天龙内心日益渐长的魔性。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草榴社区11最新地址_撸尔山在线视频网_撸管的正确方法_偷偷撸改成什么了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