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玩具

    时间:2018-01-13 我散漫的性格使我从来不参加朋友公司入股的董事会,只有年终的分配董事会我才会出席。
    这天参加完朋友开的一家中介公司的年终分配会和另一个董事说着话走出会议室,正準备去董事长穆辉的办公室办有关的手续,走到门口就见穆辉正在训斥他的秘书,听了几句才知道他的秘书在办公桌上打盹,在大家的劝说下穆辉警告她再发生就让她走人。
    这是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女子,看年龄大约二十四、五岁,身高有一米七左右,长得不算精品,但也很漂亮,一头披肩的长髮,一身得体的职业套裙,胸前鼓起两团高耸的曲线。此时低着头,不停地认错,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样子,我一下动了心,走过去对她说:你叫什么?对不起,请叫我马建玲。她抬头看看我,想必也知道我董事的身份,尊敬的回答。
    去沖杯咖啡喝,提提神。说完便随其他人进了穆辉的办公室,手续很快就办完了。我的帐户里又多了六位数的进帐,大家又聊了一会就彼此分手,干自己的事去了。
    晚上和中学同学加死党的李建国和徐新建一起在一家海鲜馆吃了饭,从饭店出来,三人都没事,徐新建说:走吧,到我那里坐一会。三人各开各的车。将车停在徐新建开的夜总会后面的停车场,三人走进最好的vip包房,坐下之后徐新建说:你们先坐,我去安排一下,阿白你先狼嗥一会,这两天来了几个不错的,我去看看到了没有。说完走出了包房。
    徐新建的父亲是该市的公安局长,他开的这家夜总会我可是大股东。当初徐新建把想法告诉我,只是资金问题,我知道他搞这一行有他父亲的关係一定不会有事,便投入了二百万,让他搞成俱乐部性质的高档会所。因此他对我很感激,虽然每年的利润一般,但对我来说就有了玩女人的好地方。
    他这里从开始就不允许客人和小姐在这里发生关係,谈的合意就带走,这一则既安全又少了很多麻烦,二则来此消费的都是些腰里有钱或是有身份的人,到目前这里也不过只有十几个固定的会员。
    我才唱了两首,李建国大叫受不了时,门开了徐新建带进来六、七个打扮的花枝招展,可又不俗气的女人,我扫了一眼,令我心中一跳,那个苗条的身影不是上午才见的马建玲吗?她也看到了我,吃惊之下转身就要走,我沖徐新建一指她,徐新建不由说:玲玲你干什么,进去坐下。她转过身看看我,显得很为难又很害怕的样子,无奈的走过来坐在我身边。
    徐新建又留下一个女人后说:你们先坐,我那边来了个朋友,出去应酬一下。说完离开了。
    我不再理会李建国,因为此时大家都干自己的事。我问马建玲:这就是你白天打盹的原因吧?她害怕的说:白老闆,求求你千万不要告诉穆老闆。
    告诉我为什么要做这个,你在公司的收入应该不少的,怎么还来这里,晚上不睡,第二天你不瞌睡才怪,我严厉的说。我是才出来的,只因最近有点事,手头有点紧,没办法。她焦急的回答我。
    什么事?告诉我,你不想失去工作吧?我为了达到淫虐她的目的,威胁着说。不!白老闆,我……求求你千万不要解雇我,你要我作什么都行,千万不要解雇我。她担心害怕的说,眼睛里已经开始流出泪水。
    你老实告诉我怎么回事,不然你就会失去工作。我不放过她。
    我赌钱输了,借了点高利贷,限期不还他们会要我的命。她开始哭泣。你借了多少?我不由动了帮她的念头。我将积蓄输光了,又借了十万也输了。她哭的像个泪人,使得李建国俩人直往这边看,我冲他们挥挥手说:你怎么会一下输了这么多,为什么到那种地方去。
    我丈夫经常去外地的工程工地,我一个人无聊便和朋友去了几次,起先只是玩玩,后来就收不住了,他回来知道了我就完了。马建玲有点泣不成声了。行了别哭了,我想办法帮帮你。正说着徐新建和他的相好,夜总会的女领班走了进来,一见我们的样子便说:阿白你把玲玲怎么了,你个大色狼她这才第二天,你别太难为她。就是,白哥你可别欺负玲玲。徐新建那漂亮年轻的女领班柔柔说。
    哪有啊?你们问她吧。我委屈的说。
    马建玲马上说:老闆,不关白老闆的事,是我自己不好。完了就把事情的经过一说,听完徐新建就问:是不是宏都的蔡卫东?我一听其实我早就想到了。我在宏都也有玩过,那里的设备有手脚,表面是一个打牌玩麻将的娱乐会所,其实是一个地下赌场。为了能有效的控制马建玲,我忙向徐新建使眼色,死党就是死党一下就明白了。
    得到马建玲肯定的回答后,徐新建说:你先别急,柔柔在这里陪陪玲玲,好好招待李兄,我和阿白去想想办法,我和徐新建出来后上了车直奔宏都。
    到了那里徐新建和蔡卫东本来就熟,况且徐新建父亲的关係,蔡卫东爽快的将欠条给了徐新建,他将欠条递给我说:阿白,蔡老闆够意思吧?我明白场面上的事,便说:蔡老闆明天晚上六点,银都鲍翅馆一定要来啊,哈哈,白兄客气了,其实你直接来就行了,不用把徐哥叫来,好的明天一定去。
    出来在车上我对徐新建说:谢谢你了!你我还客气,不过我还是要说你,你怎么了,原来的浪子性格变了,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现在怎么会花这么大的代价?他不解的说。
    大概是年龄关係吧。我自嘲的说,看看他不以为意的样子接着说:过一段时间让你见识一下,浪子还是浪子,这个马建玲有一种做性奴的潜质,我要把她变成人尽可夫的淫奴。
    徐新建看着路头都不动的说:你可真够狠的,她有老公的,你不怕他找你么?怕什么,不过是女人偷情,再者说有你呢,而且我不会强迫她,只是让她自愿而已,难道你没有和柔柔玩过sm,那她手腕上的手铐伤痕是哪来的?
    你这家伙真是属狼的,好吧,你我都有此好,我也不瞒你,我在城郊有个场所,你可以去哪里,大部分东西和设备都有,很快到了夜总会,我们走进包房,马建玲立刻站起来,期待的看着我们。
    徐新建没有说话直接坐在了柔柔的身边,我招手示意马建玲跟我走,然后和他们打招呼先走了。到了停车场上了车我问:你要不要回家取点洗漱用品,我想这几天你就不要上班了,公司那里我和穆总说怎么样?她看着我:你不嫌弃我吗?我一身的麻烦。她有点哀怨的说。
    嫌弃你就不会要你,不用担心,一切都会好的。我安慰她。如果我丈夫知道了一定会打死我,就算不打死我也会不要我了。她心中害怕,用恐惧的眼神看着我说。
    他经常打你吗?我有点同情又有点酸酸的问。也不是,就是每次喝了酒,怀疑我对他不忠而打我,可我从来都没有背叛过他,白老闆我陪你做什么都可以,千万不能让他知道,不然我就完了。她又开始哭泣。
    怕什么,他知道也没什么,你这么漂亮,我给你介绍更好的,行了,再哭我就不管了,要不要拿东西?我有点不耐烦了。对杜文英我可从来没有这种感觉。(杜文英的故事见拙作《四十岁的处女》)我带马建玲取了东西,顺便在二十四小时的小超市买了些食品,两人来到我的住处。
    进了房间我对马建玲说:你先去洗个澡,想喝点什么?
    马建玲有点担心和哀怨的,心里大概还在想着欠钱的事,一边往卧室走,一边说:什么都行,你这里有什么可选的?
    我随她进了卧室,从半柜子为女人準备的睡裙里取出一件淡绿色的,递给她说:喝咖啡吧,行吗?
    好的。她说完看着我,我明白她的意思,便走出来一边泡咖啡,一边想着她洗澡的样子,将一粒西班牙乌蝇放入她的咖啡里。
    我脱了衣服,穿着一条短裤看着电视里的体育节目,正感无聊的等待时间好长时,卧室传来了她的声音:白老闆我洗好了。
    我端着咖啡走进去:你先喝着,我去沖一下。说完,在她红润的脸上吻了一下。
    每天都洗澡,所以很快就洗完了出来,腰里围着一条浴巾,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上了床靠在靠背上,她主动地依偎了过来。
    我放下酒杯,拿过她的那张欠条,一边递给她说:玲玲,这是那张欠条,你的事已经给你办好了,接下来就要看你怎么待我了。
    马建玲打开确认了欠条之后,显得一下子轻鬆了许多,主动吻了我一下说:谢谢你了白老闆,我会好好……她一下羞得说不下去了。
    怎么样?好好的什么?我一下搂住她光滑白嫩的胳膊。
    我会好好的把自己给你。她羞涩而又像是下了决心般的说。
    以后叫我哥哥,我要你答应我随叫随到,而且我要你做我的性奴,当然只在床上。我用不容她反抗的眼神看着她。
    她听了我的话,显得有点意外和惊慌,但还是认命的说:只要哥哥不讨厌我,我一定听你的,只是我不想他知道,哥哥,只要他不在,玲玲就是你的,哥哥你要我吧。
    我看着她由于春药烧红的脸,显得那么的妩媚,我搂着她让她的脸躺在我的胸口,她的脸火热柔软细滑,我抚摸着她裸露的胳膊,另一支手在她的头上轻轻的抚弄说:你只要听我的,我当然会对你好的,但是若不听话,我可会惩罚你的,我会打你的屁股。
    嗯!她被我的话刺激得扭动了一下,我抓住她的手放在我的阳具上,她知趣的握住,轻轻的抚摸套弄。
    好大,哥哥你好健壮。她显出爱恋的样子,温柔地吻着我的胸口,纤细的手在阳具上抚弄,不时伸到下面轻轻地揉动着睪丸,一阵阵的刺激使我的阳具变得更硬。
    我开始伸手到她的胸前隔着睡裙摸着她的乳房,发现她戴着胸罩便说:以后在一起,没有我的同意不许穿内衣,明白吗?不然我会惩罚你的。
    哥哥你要怎样我都行,现在我就脱了好吗?她抬起身子,用被药物烧起的充满情慾的目光看着我,见我点头,便将睡裙从头上脱下,手伸到后面,解开搭扣,当胸罩离开她的肉体时,两团颤动的白肉跳了出来,丰满白嫩的乳房高耸着,咖啡色的乳晕和乳头随着她扭动着褪去内裤的动作不停的摇动。
    我忍不住一把握住揉搓着,她伸手搂住我的腰,当我用手指挑逗她的已经开始勃起的乳头时,她敏感的哼了起来:哥哥摸我的下面,那里好痒。她抓着我的手放到她已经变得非常湿滑的骚处。
    我让她躺好,一只手抚弄着她的乳房,一边将能引起强烈搔痒的药膏挤在手指上,为了增加她性道的敏感和药物的效果,我喝了一口红酒,然后跪在她两腿之间,用无药膏的手轻轻分开由于被淫水打湿,粘在一起的阴毛和色泽较深的阴唇,她娇羞的闭上眼睛,双手紧张地抓着床单。
    我将口中的酒液猛地喷在她那已经充血的骚屄上,她被惊得啊!叫了起来,我将手指上的药膏慢慢地涂在她水湿,由于充血变得红红的骚屄上,小阴唇随着我的抚弄,变得很有生气的开始肿胀,同时被使用过的性道也张开了个豆大的小洞,我将药膏用手指送入那小洞里,并在四周的肉壁上涂抹,她的嘴里开始呻吟:哥哥,不要,好热,那里像烧起来了,哥哥,好难受啊!随着我的动作,她亢奋的开始挺动胯部,配合着我,使手指更深的进入。
    我再次向上撸起她那乌黑发亮适中的阴毛,分开她不算肥大的肉唇,在肉唇上的结合处寻找能令女性麻痺和获得阴蒂高潮的阴蒂。慢慢地分开包裹着阴蒂的肉皮,一粒头部尖细的肉芽露了出来,我用插在她体内那只手的大拇指轻轻地触弄肉芽,她竟然啊……!的叫了起来,同时本能地、激烈地扭动着身子,啊……哥哥,受不了了,不要弄那里,你饶了我,太难受了,全身都被电了一样,哥哥,我是你的,啊……尽情地弄我吧!
    随着我不停地触弄她的肉芽,她兴奋地扭动着,双手抓住我的手,可又不愿意阻止我,当我一下按住她的肉芽用力揉动时,她一下像抽筋了一样尖叫起来:啊……哥哥,我死了,不要,求求你了,啊……噢!她不停地扭动,两脚的脚趾都勾了起来,双手放开我的手,紧紧地抓住床单,胯部不时地扭动挺耸。
    我知道她是有高潮了,我更用力地按住开始红肿的肉芽,随着我的用力,她性道的抽搐,不时从骚屄内流出大量的粘稠腻滑的淫液,顺着细小的股沟滴落在床上。她的扭动开始减弱,最后瘫软的躺在了床上。
    我放开了她,爬上去双手将她的淫液涂在她高耸的双乳上,用手指捻动她的乳头,吻着她的耳朵说:玲玲性奴,感觉好吗?看来你丈夫从来没有给过你这样的感觉。
    哥哥,你弄死我了,太舒服了,嗯,没有,从来没有,哥哥,我爱你,你太好了,我一生一世都是你的,啊……哥哥,不要抛弃我。她无力的像是无意识般的说,同时转头狂吻我,双手紧紧地抱住我。
    我用力捻拧她的乳头,她皱起了眉,我说:玲玲性奴,疼吗?
    不!哥哥,我好幸福,再疼我也能受得了,哥哥,用力的要我吧。她眼中流出了泪水,同时由于强忍着疼痛而使得全身颤抖着。
    马建玲慢慢地适应了来自乳头得疼痛,当我停止捻动,用手掌包在乳房上,用手心轻轻地摩擦她变得极度敏感的乳头,一边用舌头舔另一个,火热的舌头令她刺激得呻吟起来。见她有开始动情,我用手再次开始刺激她的肉芽,一边揉弄一边说:这是什么?
    我不知道。她羞愧的回答。
    你身上的东西你不知道,说出来我摸的是你的什么?我坚定地要求。
    是……是阴户!马建玲羞愧地用手摀住脸,浑身白皙的肌肤变得更红。
    不要说阴户,要说骚屄,快说不然打屁股了。我手上用力,同时两根手指捅入了她的体内,她不知该怎么回答,从未有过的、有违传统道德的性爱使她感到极度的羞耻,可奇怪的是听到我的要求,竟然使自己产生了莫名的冲动,随着手指的抠挖,强烈的刺激令她再次亢奋起来。
    但她知道不能不说,几次张嘴后,在我快速的抠挖下她忍不住说:是……是玲玲的……啊哥哥……羞死了,饶了我吧……啊……她在我再次加快速度进出她的性道,同时用牙咬着她已经红肿的乳头时彻底的崩溃了。
    啊……哥哥,不要,玲玲说了,是玲玲的……骚屄。说完竟然几乎达到了高潮,全身扭动着。
    记住以后不许说学名,不然会受罚的。
    我也由于刚才的行为感到了强烈的刺激,我抽出手指解开浴巾,手扶着阳具一下就给她插了进去,她一下全身绷紧,嘴里啊……!惨叫起来,并且躲避着我的进攻,双手搂住我说:哥哥,玲玲好痛,轻点好吗?
    我只好放慢了速度,慢慢地蠕动,让她逐渐适应我粗大的阳具。少时她开始下意识的配合着我,这说明她性道的奇痒使她急需用摩擦来解决,我知道她的身体机能已经调整适应了。我开始由慢到快的抽插,做活塞运动,她很快就有了快感,而且由于药物的作用,使得她快感急速的爬升。
    不一会她骚屄的阴道开始抽搐,全身开始绷紧,喘息越来越急促。双手用力抱紧我,嘴里夹杂着不停的呻吟声说:噢……哥哥,好舒服,嗯……用力,我要来了,哥哥……啊!她一声长叫,胯部上挺,全身绷紧,性道内像嘴一样吸吮着我的阳具,随着我的抽插她的性道腔室里发出了叽咕、叽咕……嗤……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淫秽。
    在她第三次高潮时我也忍不住输精管的脉动,强烈的喷射将她送上了无比的快乐颠峰。同时热烫的精液使她全身在高潮中颤抖着,嘴里已经发不出声音,只有粗重的喘息,本能的调节着大脑缺氧的生理现象,然后像死鱼一样瘫在那里,只有布满了抓痕的乳房随着急促的喘息不停地起伏,才知道她还有生机。
    我退出开始收缩的阳具,由于粗大的阳具长时间的抽插,一时无法恢复的小阴唇像嘴一样张着,穴口形成一个杏子大小的洞,可以清晰地看见里面白色的精液,慢慢地往外合着她的淫液流了出来。
    第二天早上醒来已经十点多了,马建玲还在周公在梦的睡着,脸上露出高潮后满足的微笑,盖在腋下的被子,露出了一个丰满高耸的乳房,桃红色的乳晕和圆润坚挺的乳头,显出诱人的样子,一条出水鲜藕般的手臂,奶油色的肌肤在阳光下显出一片金色的绒毛,由于胳膊夹紧而造成的腋窝前后突出了两团长形的肉团,令我产生了在上面咬一口的慾望。
    我轻轻的揭开她身上的被子,她扭动了一下,继续着半醒半梦的姿态,我不知她是否在装睡。我就侧身看着她侧卧的样子,一只手曲起来在头侧的枕边,另一支手伸张出纤细修长的手指放在身前的床上,两个丰满的乳房由于侧卧向床上微微的坠着,使得两乳之间产生了一条样子很怪的乳沟。
    两条併拢的双腿弯曲着,看不出臃肉的白嫩大腿散发着令人冲动的气息,苗条的腰身使得胯部成了侧卧的最高点,两团不显肥胖的臀肉,使得神秘的股沟更加深邃。小腹上一个显眼的黑色三角,使男人都会发挥想像去感觉下面的性道会是什么样子。
    我不由伸出手插入她火热光滑柔软的大腿间,慢慢的移向根部的分叉处,当手指摸到同样火热湿润的骚屄时,她轻轻哼了一声,随着我的挖弄,她分开了双腿,同时改侧卧为仰卧,睁开睡眼朦胧的眼睛,懒懒的说:哥哥,不要,让我去洗一下。
    我笑着抽出手,将手指上她的体液和我昨晚留下的精液伸到她的面前,说:是该洗了,你看看。
    女人的矜持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听了我的话,她一下变得清醒了,立刻羞耻心使她的脸变得绯红,迅速的起身,难为情的一手摀住自己的骚处,一手抓住我湿湿的手指一撸,扭动着白嫩丰硕的屁股冲进了卫生间。
    我看着她性感的屁股,不由冲动的下了床,轻轻地打开卫生间的门,就见她低着头,看着手上的体液和精液,同时传来小便冲出阴唇发出的哧、哧声和水沖击便器的声音,我靠在门边欣赏着她坐在便器上的曲线,不由拿她和杜文英比较起来,她没有杜文英白皙,气质也差了许多,只是身材比杜文英略瘦,可能是身高的原因。
    你,哥哥不要看,快出去。耳边的排泄声已经停止,传来了她羞愧急促的叫声,
    我坏笑地看着她窘迫的样子,她双手抱在胸前,将身子压在两腿上,用极度羞耻和哀求的目光看着我,我反而走了过去,伸手摸捏她由于压迫而造成有点发硬以及紧张而绷紧的屁股,她不安的扭动着,想躲避我的手,我按住她光滑的后背,一边抚摸白嫩的屁股一边说:怎么,不想让我摸吗?你这个样子很诱人,知道吗?一边将勃起到向上翘的阳具伸到她面前,你看我很难过,帮我含含行吗?
    她吃惊的抬起头看我,一股不情愿,可又有点恐惧的目光向我投来哀求的眼神,同时由于自己最隐秘的排泄过程被人看到所造成的极度的羞耻心理使她浑身羞得粉红一片,并抖动着。我在她的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说:不听话会越来越重的,说完就加大了点力量。
    她哼了一声说:哥哥,让我洗完了上床好吗?我会让你快乐的。她期待着我的认可。
    我想就现在你用嘴给我快乐,上床是另一回事。我又加力打在她的屁股上。
    她看看我慢慢的伸出手说:哥哥好羞,让玲玲洗乾净了给哥哥含行吗?她羞愧的用手握住阳具,滚烫的脸贴在我的胯部,认命的、有点撒娇的说。
    我没有放过她,一手稳着她的头一边说:床上是床上,卫生间是卫生间,这种事不一定非要在床上进行,我要让你慢慢的适应,在任何地方,只要需要我们都可以做,现在快点,不然你的屁股会开花的。我说完用力又是一掌。
    这一下打得她几乎跳起来,哀怨的说:哥哥你好狠心。
    是吗?我说过的,你听话我会好好的待你,不听话会狠狠的惩罚你。看着她无奈的将阳具含入口中,我也温柔的抚摸着她被打红的屁股。
    温热湿润的感觉包围着我的阳具,环境给她造成的极度羞耻感使她想尽快地结束,因此她快速的舔吸着,看她的样子似乎有过口交。我开始慢慢的后退,她只好离开便器,当我坐在浴盆的沿上时,她只好跪蹲在我两腿间,一边用手辅助刺激一边用嘴认真的吸吮。
    我看着对面墙上镜子里她丰满的屁股和淫秽的骚屄,不由示意她也看,她回头看到自己的样子,啊!哥哥,羞死了,一边叫一边双手摀住股沟。
    我伸手揪住她的乳头,说:用手拔开你的屁股,让哥哥看到玲玲性奴的骚屄,不然揪掉你的奶头。说着用力拧了一下。
    她惨叫着:啊……啊,哥哥好痛,饶了我,不要,啊……!在我用力的捏拧下,她屈服的用手拔开了屁股。
    我没想太难为她便很快结束了,当她在我软硬兼施下吞下精液后,她知性的又帮我擦洗乾净,才哀怨的看着我离开卫生间。
    当她浑然一新的走出卫生间,一个亮丽的、充满生气的美女出现在我面前,胸口围着一条浴巾,走了过来,我一下抱住她,让她坐在我的腿上,吻着她娇嫩红润的脸颊,她轻推我说:哥哥,你到客厅去吧,我把床弄好就给你做早餐好吗?
    我搂着她一边吻她一边说:先让我看看我的爱奴洗乾净了没有,我还要送你个东西。她羞愧又有点兴奋的搂着我,我拉开她的浴巾,抚摸着她的骚屄,她敏感的扭动起来。
    我递给她一个小盒子,她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对发着银光的不锈钢球,她好奇的拿起一个,看表面上有许多豆大的镂空的孔,用手一摇,里面还有一个不锈钢实心球在里面滚动着,她不解的看着这个荔枝大小的钢球,我冲她坏笑着说:为了增加我们性欢的情趣,特意送给你的,来,我给你放进去,以后我们出去你都必须放进体内,不然会受到严厉的处罚。
    她已经从我的坏笑中猜到了不是什么好东西,但还是不明白具体的用途,看我取出一管药膏,将药膏涂在钢球上,好像是为了润滑。许多药膏都从小孔里进到钢球内,然后示意她躺下,她难为情的摀住骚处,摇着头说:不要,哥哥饶了我吧。
    不听话了是想屁股开花吗?不用担心,没有事的,快来躺下把腿分开。她急得不知所措,不知道放入后会有什么感觉,虽然很担心,但还是躺下去分开双腿,用双手摀住眼睛。
    我顺利的把两个球塞入她的阴道,然后递给她一条高弹力的塑胶三角裤,她娇羞的慢慢套进双腿站了起来,一站起来立刻惊叫着:啊,哥哥,好难受,怎么会是这样的感觉,啊……里面在滚动,好痒,我觉得自己好淫蕩,哥哥我好需要你,求你了,取出来吧。
    我摇摇头,帮她将塑胶三角裤提起来,胯部便紧紧的包在了她的骚处。这种裤的好处是四周紧紧的包住胯部,腰部和大腿处的加强皮筋会紧紧的咬住周围的皮肤,使水无法漏出。我见她穿好了说:好了,现在你可以做早餐了,记住,就是这个样子,不许再穿衣服。
    她一走动才知道钢球的厉害,每一次跨步,钢球都会在阴道的腔室里滚动,同时,实心球也会滚动造成多次的震动,而且由于重量的关係,使得每走一步都会上下滑动,强烈地刺激腔室的肉壁。当她怀着极度的羞耻,穿着如此淫秽的三角裤,甩动着两个丰满的乳房做好早餐,春药加上娱性球的作用令她进入了情慾的期待中。
    当我让她穿上外衣,下面穿了一条宽摆的裙子,要带她上街时,她已经进入了难以控制的情慾的漩涡,白皙端庄的脸颊被慾火烧得嫣红,骚处传来遍全身的瘙痒令她几乎无法行走,我拥吻着她,她顺从的强忍着体内的不适跟我出来。
    上了车我递给她一个太阳镜说:你一定怕被熟人看到吧,戴上就没事了,不过偷情是不是很刺激?
    谢谢哥哥,不要说,我快被你羞死了,你太会弄了,嗯真的好难受,好想被哥哥疼爱。
    是不是想现在没人的话就脱光了让我操你。
    嗯……她声音极小的答应着,同时将头靠过来说:哥哥你真好,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被一个男人弄的,哥哥不要抛弃我,玲玲的一切都是哥哥的。
    整整一个下午我带着她在超市、街上、公园不停地走着,到后来她已经双腿发软,亢奋的情慾使她已有些神智不清,在公园,我伸手到裙下摸她的骚处,塑胶裤衩里包着一包软乎乎的液体,她没有说过有便意,那应该是她分泌出来的淫水,我没有想到她会如此的敏感和淫蕩。
    一回到我的住处,她就奔向卫生间,我拉住她说:脱了衣服去做饭,吃过饭才能去洗澡。
    她委屈的看看我,哀怨的哭着说:哥哥,求求你,晚上哥哥想要玲玲怎样都行,我实在受不了了。
    我不理会她,她见我的态度,只好脱了衣服到厨房去,从后面可以看到,透明的塑胶裤衩内,她的骚屄从阴毛之下都泡在淫水中,我满意地想着,看来一周后她就会成为离不开我的性奴。
    吃饭时我一下想起了在银都鲍翅馆订的座位,看看表让她放下东西穿衣服,她吃惊的看我的样子,心中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敢多问。我从家里的一个小保险柜里取出十万块钱放在手包里,一边往外走她才问我:哥哥什么事?我一边走一边告诉她请蔡卫东吃饭的事,但没有提还钱的事,我之所以要把钱还给他,一是钱的数目不小,二是为了省去以后的麻烦,而且我不想欠他人情。
    到了银都进入包厢,看看表,时间还有一会,便拉过马建玲,看看她经过刚才的紧张,她无边的情慾有所缓解,我便伸出手隔着衣服揉弄她丰满的乳房,一边说:一会不论我们说什么你都不要出声,只需打过招呼就行了。说着,带位小姐敲门,徐新建走了进来,后面跟着柔柔,一见面,徐新建就说:阿白你太不够意思了,一天都不开手机,打家里也没有人,你们在干什么?
    马建玲听了他的话,羞得低下头,脸色变得嫣红,我知道她是想到自己身上的装束,泡在自己淫水中的下身不由令她感到羞愧难当,不好意思的看看柔柔,低下头不敢直视二人。柔柔还不放过她说:哟,玲玲和白哥一夜就变成害羞的大姑娘了,白哥你怎么欺负玲玲了,她连话都不敢说了。
    马建玲被说的只好抬起头,但还是不敢直视只是说:哪有啊,你别取笑我了。徐新建和柔柔笑着坐下,我正準备点菜,蔡卫东和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走了进来,我一看,不由和徐新建交换了一下眼神。这个女人我们都认识,是一家规模不小的练歌厅金喉量贩的女老闆,一个见了就想吐的主。
    寒暄过后,菜上来了,我端起一杯红酒,说:蔡老闆,谢谢你!我代玲玲敬你。
    蔡卫东倒是没什么,站了起来,那个女人显出一脸的不满意,两眼盯着马建玲说:白老闆真是护花使者啊。
    我心中有点不快,没有理她,和蔡卫东乾了之后坐下拿过手包,说:蔡老闆的心意我和玲玲领了,但大家都是生意人,我想钱还是要还的。说着,将十万块钱推到了蔡卫东的面前。我的举动使徐新建和马建玲都很吃惊,徐新建是认为没有必要,而马建玲没有想到我为她还债,昨天她一定认为我们得到那张欠条就没事了,只是不知道怎么得到的。
    白老闆,你看你这是干什么,昨天我们都说好了的,徐兄也在这,你快收回去,不然,以后在道上的兄弟会骂我的。蔡卫东还是清醒的,他明白,不要这钱以后有什么事求徐会好办很多,当然拿了也没什么,只是将来一旦有麻烦就不好开口了。
    蔡老闆,亲兄弟明算帐,你就收下吧,我想利息就不算了怎么样?徐新建很快就明白了我的用意,也帮腔的说。
    老蔡,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就收下吧,你又不是开银行的,况且白老闆怜香惜玉,也该有所表……
    那个女人作出女主人的样子,但还没有说完,就让蔡卫东堵住了,说:住嘴,你别在这里胡说,徐兄、白兄都是朋友,我拿了这钱会让人骂的,白兄,就算兄弟送你和玲玲的喜钱。
    哈哈,蔡老闆、汪老闆说得对,你我都明白箇中的事情,大家既然是朋友我也就把话说明了,汪老闆损失了一棵摇钱树,我怎么也该补偿一下。我一说完,在场的人都一下愣住了。马建玲抬头看看我,我笑着将刚才蔡卫东推过来的钱推了回去。
    我一开始带钱来只是为了省去以后的麻烦,还没有想到别的,当我见到金喉的女老闆汪素云时,猛地意识到我带钱来是对的。蔡卫东和汪素云是联手套这些良家妇女,等马建玲还不上钱时,汪素云就会出现,让她去金喉做卖淫女,以马建玲的条件,应该会很吸引客人的。
    正在大家都不知该如何时,菜上来了,我忙打破沉寂,招呼大家吃菜,众人各怀心事的吃着美味,想必嘴里不会有味。
    蔡卫东不时地用眼睛看汪素云,他心中明白,汪素云的金喉开到头了,但他还想挽回,看吃得差不多了,他端起酒杯说:徐兄、白兄,实在是对不起,小汪不太会说话,我替她向白兄和马小姐道歉,自罚一杯,望两位海涵。说完一口喝光了。
    汪素云心中不明白,正想说话,蔡卫东用眼神示意她不要出声,同时示意徐新建那边,当她看到徐新建铁青的脸时,一下明白了蔡卫东的意思。
    徐哥,你看我这嘴,我是在和小马妹妹开玩笑的,谁知说错了话,我道歉!汪素云毕竟在场面上混迹有些时日,箇中的道理还是明白的,因此收起贪婪之心,说着软话。
    蔡老闆,真没有想到我徐某今天开眼了,钱你收下,阿白说得对,大家都是生意人,至于其它的事我就不多说了,我今天有点累了,要不是阿白,我是不会来的,我就先告辞了。说完,给我一个眼色。
    我便说:那好吧,今天就到这里,我知道蔡老闆今天没有尽兴,改日我再补上,蔡老闆我们后会有期。说完,拉着还没回过味的马建玲走了出来。
    身后的门还没有关上,就听啪的一声耳光,接着是蔡卫东的声音:你他妈就知道钱,你的金喉準备关门吧!
    我和徐新建相视一笑,结帐走出了银都鲍翅馆,各自道别上了车,马建玲才说话:哥哥这让我怎么谢你,我一辈子都还不清欠你的。
    我看了她一眼,一下搂住她疼爱的说:你明白了。
    明白了一些,不全明白,总之,我知道是你救了我,哥哥我一辈子都是你的女人,不论将来你怎么对我,我都愿意做你的女人,愿意伺候你,等他回来我就离婚。她已经哭得满脸都是泪水。
    好了,别哭了,我并不要你离婚,我不愿有人拴着我,告诉你吧,你若真被卖到金喉去,你就完了,那里可不像徐总的夜总会,金喉的卖淫女是没有选择权的,什么样的客人都要接,那里的小姐很惨,所以,我不愿意将来他们会再找你。我怜惜的吻着她脸上的泪水,她紧紧的靠在我的怀里,大概是后怕使得她浑身发抖,泪水不停的流出来。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草榴社区11最新地址_撸尔山在线视频网_撸管的正确方法_偷偷撸改成什么了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