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间 第一百六十六章 家庭晚宴

    时间:2018-01-13 按了门铃,一个甜润的女人声音问找谁,段钢叫了一声:「妈,开门,有客人来了。」那声音便热情地说:「欢迎!请进来吧!」在门口迎接我们的是一个中年女人,比段大夫显得略年轻些,大约有四十多岁的样子。
      当妈的气质上不像婷婷那么妩媚娇俏、天真活泼,而是体娴典雅、徐娘虽老,风韵犹存;最能引起我注意的是她说话的声音,真可以说是圆润娇软,有一种成熟动人的韵味。不过毕竟是上岁数的人了,脸上有些灰暗色素沉积,岁月不饶人啊!
      「你是?」见我站在门口,婷婷妈问了句,我连忙迎上去简单自我介绍说:「我叫白秋,白天的白秋天的秋,我是段婷婷的同事。」「哦,是白秋啊!进来吧,不要客气。」她柔声说道。她笑瞇瞇地看着我,很有技巧地说了句:「婷婷提到过你的,呵呵,你看我这记性。」
      婷婷妈把我引到客厅,非常热情地招待我,给我倒茶,送水果,然后说道:「白秋,你先坐坐,我到厨房去做饭。」说完,她举步就要向厨房走去。我心想总不能空手上门啊,怎么着婷婷也算我的亲密朋友啊,以后还準备往女友甚至收入房中当自己的贴身保健医生保健护士呢,婷婷妈这边无论如何要留个好印像。便伸手到旅行包里摸了半天,在几个封好的红包里捏了个适中的抽了出来,好说歹说塞进婷婷妈的手里。
      没多久婷婷和她老爸一起有说有笑地回来了,见我一个人坐在客厅看电视,段钢早跑屋里上网去了,便招呼我问道:「白秋,我妈的人呢?」我说:「把我安置好,她就到厨房里做饭去了。」婷婷说:「让我去看看。」她连蹦带跳地向厨房跑去,没多久,厨房里传来两个女人叽叽咕咕的说话声,似乎还有些笑声。
      「白秋,」婷婷边叫边拉着她妈的手往客厅走来,笑着说:「白秋,你今天怎么这么大方呢?给我妈这么大的一个红包。」一句话没说完又笑起来,婷婷妈也也在笑,不过没有婷婷笑得那么大声,还带有几分忸怩:「我老说不要不要的,白秋,啊不,小白非要客气。」听她这么一说,不知不觉中就把我的地位从白秋变成了小白,听起来亲切了许多。婷婷这个老妈似乎不简单啊,塞个红包就改口了,而且自然而然一句话封了我的退路。
      「白秋,你既然这么大方,不要光给我妈发红包,是不是也给人家发一个啊!」婷婷故意板着面孔说,我有些尴尬地站了起来,想想钱嘛,不过就是纸而已,如果以后婷婷成了我的人,给她不就是给我自己吗,只是换个口袋而已,于是一咬牙又摸了个厚厚的红包递给婷婷。不过里面到底装的是三千还是五千,我也记不清楚了,都是潘莉封了预先放我包里的。
      「疯丫头,没有礼貌,」婷婷妈在婷婷的手上轻轻打了一下,然后将拿着红包的婷婷整个推到她的身后,一边笑着对我说:「小白你不要听她的,你看看,你实在太客气了!」听她这么一说,我都弄不明白是推辞还是感谢了,不过看这意思第二个红包也肯定收下绝不会退给我了。
      婷婷妈走到我跟前,让我坐下,她也坐在我的身旁,拍拍我的手,说:「请不要介意!我这个女儿,一点都不懂礼貌,都是我把她从小惯坏了!」我想想好人做到底,便顺水推舟地说:「没关係,婷婷在天龙就经常和我开玩笑,我们不分彼此都随便惯了得。」
      婷婷妈对婷婷说:「你去把菜端到桌上,倒好酒,我们这就过去。」她又对我说:「小白,你比婷婷长几岁,今后多多帮助她,帮她把小孩脾气改一改,我总怕她在别人面前也这样无礼,那就不好了。另外,从今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你要经常来哟,不然,伯母会生气的!」
      接着,她坐下来询问了一下我的家庭和经历、目前的工作等等,对付这种场面我也不是第一次了,言语中半真半假,真诚的时候几乎就是在掏心窝子,来假的时候满嘴跑火车,听我这么云山雾罩一忽悠,连婷婷也面带惊喜对我有些刮目相看了,毕竟以前有王文军隔着,我这边又有叶锋这个浪妮子缠着,我和婷婷面对面的直接交流要少得多。而婷婷妈对我更加热情起来,看着我的脸简直笑得合不拢嘴。
      午饭比较简单,吃完以后我直接下了厨房,张罗起洗碗的事情,可婷婷妈哪里肯让,直接把我推搡出来了,闲坐了会儿没什么事情,就拉婷婷去逛街,婷婷笑着看着我,说要进去换双长袜子,我看看她下面美腿上的黑色天鹅绒长袜,窈窕性感,想想在玉女大腿根儿处留下的我的那滩秽迹,一下有些兴奋起来,眨眨眼说挺乾净的换什么换,说完在她的性感美腿上偷偷摸了两把弄得她俏脸通红的,就这么着活生生没让她换,直接拉着被我外射过的玉女俏婷婷出门上了大街。
      节前的县城街道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婷婷这个高挑俏美时髦靓丽的女孩子在人群中便显得鹤立鸡群,十分引人注目。
      她胸前两个鼓突突的奶子,翘挺的俏臀,杨柳细腰、大腿修长,加上瓜子脸,尖下巴,一双大眼睛,双眼皮,水灵灵的似乎会说话,笔直而小巧的鼻子,尤其是那张樱桃小嘴儿,几乎小得不能再小了。玉女段婷婷长得很像妩媚的香港明星周慧敏,不过高挑的身材比周慧敏还要吸引人。
      也许是精心化了淡妆,玉女俏婷婷显示出惊人的美貌,她身材高挑,满头长髮自然飘散,白皙的脸庞泛着些许红晕,一双眼睛仿似明澈的清泉,週身闪动着一股逼人的魅力,连我也愣愣地看了许久。她今天展示出来的美貌和气质是我从未见过的,这种魅力撞开了我的心扉,说实话,挽着我的手靠在我身边小鸟依人的玉女俏婷婷真赶上电影明星了!
      小县城里大家几乎都是熟人,走过路过不停有人给俏婷婷打招呼,女孩子都夸她漂亮流露出艳羡的目光,男孩子更被电得魂飞魄散,这么时髦靓丽的都市俏女郎在江陵都不多见,更别说云山这个小县城了。
      不过我在志得意满的同时却做出道貌岸然的样子,只是让婷婷偎依着我,没有去骚扰身边的丽人,心想老子大红包都给了下了订的了,这玉女还怕她飞到天上不成。
      我们沿着县城的大街走着,由于繁花药业新近开张,我对这里的小药店非常感兴趣,一个个数着慢慢看着,心里还似乎计算着什么,没怎么搭理身边蹬着黑色绒面银饰细高跟长统靴扭着屁股一直嘀嘀咕咕的的玉女俏婷婷。
      逛完了老城逛新城,然后在县城的小茶楼上坐下来,品着香茗看窗外小河淌水,就这么着消磨了一个下午。
      等回到中医院家的时候,已经是晚饭时间了,只见屋里丰盛地摆了一大桌子,还放了两瓶洋河蓝色经典,于是大家依次就座,高挑美貌的车班公主段婷婷陪坐在我的身边。她一头长髮自然而飘逸,脱去了外面的黑色羊绒大衣,内里仅着一条红色高领的长款针织裙,丰满的一对乳峰若隐若现,美腿上套着天鹅绒黑色长袜,显得修长而性感,下面一双黑色绒面银饰细高跟长统靴,极为高雅出众。
      这条红色窄身长款针织裙真是打造婷婷这双腿修长感的首选,搭配黑色天鹅绒长袜和黑色细高跟长靴充满了成熟气息,在红与黑的搭配下,更有动感与时髦感。说句心里话,针对这个虽然整洁但简陋而陈旧的家来说,婷婷正如一只鸡窝里飞出的美凤凰。我偷看得实在有些心动不已,伸手在婷婷的黑色长袜美大腿上摸了两把,婷婷含嗔带怒地瞪了我一眼,粉嫩的小手将我的魔爪一下打飞,毕竟这是在自己家里,而和我的关係又不清不白,这个漂亮的姑娘家多少有些害羞来着。
      伯母首先举起酒杯说:「欢迎小白今天第一次到我们家来。您今后要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经常走动着!来,祝愿大家新春快乐,我们一起乾一杯!」我也高兴地举杯祝福,气氛非常和谐,我很喜欢这个家,婷婷聪明、活泼、善解人意,对我自然是很关心的了,婷婷妈虽有些小小的势利,但看起来心地善良、温柔贤惠,而且颇有文化修养,说话合度。很快大家都熟悉了,婷婷爸和弟弟似乎也被婷婷妈和婷婷的喜色所同化,脸上异常灿烂地热情为我夹菜掺酒。
      吃了一会儿,婷婷妈关切地问:「小白,我的菜还合你的口味吧!」我连连点头,说:「好极了!我在江陵上班几年了,但父母走得早,又没什么亲戚,说来这是第一次春节在家吃饭呢,伯母厨艺高超,每道菜的味道都好极了!」是啊,说来自己身边姬妾成群,在江陵狡兔三窟四处为家,但哪里又是自己真正意义上的家呢?婷婷这里虽然温馨体贴,让我感到了家庭的温暖,但这会是一个终点吗?应该不是吧,想到这里我轻轻摇了摇头。
      一边享用着美味佳餚,一边品美酒赏着俏婷婷这朵美色,我这个四面跑风、八面玲珑的性格,自然不愿冷落了婷婷的老爸段光远,加上我本来就是中药材学校毕业的,现在又从事的是医药行业,而他看来是个老中医了。中医这个行业恰如银行存钱般的长期投资,老中医是越老越值钱,我们渐渐聊到了云山县中医院的沿革,也聊到云山中医产业的历史兴衰。
      段伯伯谈到,县中医院发端于五十年代初,那时是一个只有七八个人的小作坊式的合作性医疗组织,几个人聚在一个只三十~四十平方米房间里为求医者治病。这个组织里没有分科、没有分专业,更不可能有办公室、医务科之类的管理部门,这些医生,个个都是多面手,抓药的可以看病,看内科的可以割脓包,遇到业务繁忙时,人人都能眉毛鬍子一把抓。那时,西医在这个小县城还没有普及,据说,有盘尼西林(青霉素)用的人,其身份不亚于县太爷,正因为如此,这个诊所儘管没有冠以「中医」二字,也没有人叫喊「振兴中医」,中医药却自然成了这个诊所为县城民众保健和治病的最主要手段。
      八十年代初,研究所已发展到一百多号人。这时,在全国「振兴中医」的口号已喊得相当响亮,云山这里的党委、政府也毫不示弱,迅速跟进,很快便从「中医研究所」分化出「云山县中医院」和「云山县医院」,从此中医西医依依惜别,中西各走各的道,中医院来到了县城中心的云丰街,这个地方占三亩多,虽然不大,总算有了一块自己的领地。同时,政府开始在全县範围内徵召离散在各地的名噪一方的老中医和学验俱丰的中年中医,这些人员的归队,使云山县中医院名声大振,病人就诊量达到空前(也可以说是绝后)水平,看门诊要排长队,住医院要提前预约。提及当时盛况,段伯伯流露出作中医人的骄傲。
      不过时势造英雄,虽然县医院比中医院更晚起家,但人家却获得了超常规的发展,而且当时县医院的领导也很有远见,一开始光圈地就圈了十多亩,房子「洋」起来,科室的设置也逐渐完备起来,除了一些常见的西医科室外,什么放射科、手术室、化验室、药械科等等,还甚至设立了一个中医科,颇有和中医院分庭抗礼的味道。
      有了好马就必须配好鞍,县医院那里不仅大量引进了各种「洋设备」,相应的懂这些设备、技术的西医院校毕业生也开始进入,还包括一部分中医院校出来的许多青年中医生,不过这些人进了县医院以后,除了中医的「四诊八纲」、「辨证论治」,照片、检验、化疗等也成了他们不可或缺的诊疗手段。
      而此时县中医院那些老医生和徵召进来的中老年名中医还固守着传统中医的那片「净土」,不染指医疗设备外,但就连极其正宗的中医生,也因为诸如煎药器具的改进,中药剂型的变革等原因而被「西医」牵着鼻子走了。很明显,这个时期在整个云山县,是县医院的壮大时期,但对于抱残守缺的县中医院来说,已经开始大歎「今不如昔」。
      而如今在云山,西医的发展突飞猛进,超声波碎石、B超、核磁共振等纷纷装备县医院,县医院不久前升级为三乙综合医院,兵强马壮生意兴隆,中医院却日渐没落,连评级都不好意思参加,几乎天天门可罗雀,人才流失也极为严重,说到这里段伯伯和我轻碰一下酒杯,满腹愁肠的样子。
      「现在看来伯父开诊所这一步,还是走对了啊!」我满脸带笑试探着问道:「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段伯伯夹了一块香肠,一边品着一边继续讲述:「这个诊所以前叫便民诊所,开了快十年了,是我们中医院的另一个老医生开的,当时请我去搞搞推拿按摩,不过后来生意越来越差,先还有些老病人过来看看,后来要么老得走不动了,要不直接就走了,现在的年轻人,还有谁来看中医呢。」
      看段伯伯有些唉声歎气地数叨着,婷婷妈有些怕扫了我的兴,借劝酒的机会想打断他的话,不过我止住了她:「伯母,让段伯伯说完,我也是从事医药行业的,作为年轻人正想听听老前辈的故事。」听我这么一说,身边的俏婷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笑意盈盈地挖苦我说:「白秋,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你啊,在天龙公司开个车也叫从事医药行业,嘻嘻,羞不羞啊你?」
      我瞪了婷婷一眼,有些没好气地说:「段婷婷,说实话你还真不了解我白秋,你看天龙车班这么多的司机,有哪个司机用笔记本电脑的吗?有哪个司机有自己的私车?而且……」,说到这里我突然有些卡壳了,是啊,哪个司机可能给你们这么大两个红包,能提两袋黑牛芝麻糊、旺旺大礼包对付你们就不错了。
      「不就是辆桑塔纳而已,拽什么呀,」婷婷还在低声嘀咕着,但婷婷妈却是很乖巧的一个人,察言观色发觉了什么,轻轻敲了一下婷婷的手,笑着对我说:「小白,我们婷婷没礼貌,你别见怪,让她爸好好陪你喝喝酒,你们爷俩儿想怎么聊就怎么聊。」
      见当妈的这么知情识趣,我连忙举杯敬了伯母一杯,又继续听段伯伯继续聊了下去。「大约是五年以前吧,老中医身体不行了,小诊所生意也越来越差,他就想把诊所交给我,我先还没答应,后来看中医院这边也是日薄西山的样子,就同意先接下来,」段伯伯又抿了一口酒,脸上红扑扑地:「我们对这个小诊所还是很有感情的,接过来以后就改成了今天的名字,而且从原来的以中医为主改为以推拿按摩为主,生意还算凑合。」「那伯伯这边中医院的工作呢?」我有些不解地问:「接了小诊所不久我就办了病退,不过婷婷妈还在这里的药剂科上班,我们两口子不能都下海啊!」听他这么一说,我有些讚许地夸了两句,又敬了段伯伯一杯。
      「婷婷和小刚从小就到小诊所帮忙,他们两个真是很懂事的。」说到这里的时候,段伯伯的眼中似乎涌现出几丝泪光:「也辛苦他们两个了。」「那诊所收入还好吧?」问这话的时候我其实心里大致有数,以云山的消费能力和消费受众,这个诊所的日子不会很好过的。「一般,一般而已。」段伯伯歎了几口气。
      「小白,按理来说大过年的不应该说这些,但婷婷早就提起过你,所以伯父伯母没把你当外人,」婷婷妈今天高兴喝了两口,似乎有些酒意,话也多了起来:「婷婷当时考大学的时候成绩很好,但家里条件不是很好,最后只好让她读了卫校,也真委屈了她。」
      「妈,你别说了。」婷婷有些不悦,想打断她妈的话。「不,你让当妈的把话说完,人家小白在这里呆不了两天的,难得有这个机会大家聊聊!」婷婷妈似乎有些埋怨的语气。
      「是啊,如果方便的话我想明天走,马上春节了,还有很多事情等我办呢。」想到今早床上月琴和叶锋那对妖姬美妾,浑身脱得光溜溜地眼巴巴等我用心浇灌呢,而且我还答应过这次春节要送叶锋回她的老家晴川县,天龙叶子楣叶锋这朵性感娇花三下两下就被自己给採了,这么大便宜都被自己佔了,陪她回趟老家也是理所当然的了。「婷婷,今天我想静下心来好好听听你们的事情,你让伯母把话说完嘛!」
      谁知听到我明天要走这句话,身边的段婷婷玉容惨变,肺为之气炸,鼻端一阵酸楚,两颗晶莹泪珠几乎夺眶而出。「走,白秋,你就知道走!」听她这么一说,我为之心弦大大的震颤,暗忖道:「哟!婷婷这个美若天仙的姑娘,发起脾气来也是相当的厉害啊。」我脸上的神色,亦随着内心心思流转而忽白忽红。
      婷婷妈正想喝止婷婷,但见婷婷拿起洋河蓝色经典直接就把我和她面前的酒杯掺满,端起来带着狠地敬我的酒:「白秋,看得起我段婷婷你就把这杯酒乾了。」我没见识过婷婷喝酒,如今看她端酒的架势像是初出道的雏儿,但一个平日里腼腆的大姑娘,如此面色倏变气势咄咄地敬我的酒,心想自己仅仅答应陪她回家,又没答应过陪她过春节,怎么不明不白就得罪了她呢。
      「小白,我也敬你一杯,这杯酒,算是我对你来我家的欢迎……」婷婷妈一看场面有点尴尬,怕冷场,忙举杯向我敬酒掩饰。我赧笑了一下,连忙举杯陪着这两个女人喝了一杯,嘴里连忙谦让起来。「我这次来打扰你们了,愧疚万分,伯母千万别如此客气。」
      段伯伯却接了过去:「哪里话,白秋世兄光临寒舍,蓬壁生辉,我们怠慢不周之处,还望世兄海涵啊。」听段伯伯如此尊重地称我为世兄,让我有如坐针毡的感觉,大家都没说话,席上的气氛显得有些沉闷起来。
      婷婷似乎有些赌气,连着和我乾了几杯,不过女孩子家酒量浅,这个高挑俏丽的大姑娘没多久就面带潮红春意萦怀的样子,一挤媚眼,明着向婷婷妈发脾气,那双醉人欲滴的媚眼,可是向我抛了过来。我为段婷婷那双满含情意的媚眼烧得脑中「轰轰」猛震,暗道婷婷这个俏姑娘的眼睛不仅会说话,还带着点儿邪啊!
      酒过三巡,段伯伯倏地惨然色变,凄恻恻的一声长歎,这一下,把坐立难安的我与美目送媚的段婷婷全都怔骇住,齐瞪定双俏目向他看去。段伯伯又是未语先「唉」的一声沉重长歎,然后向婷婷说道:「婷婷,当爸的是难言之隐,不过,今天酒喝到这个份上,不吐不快,这生活实在艰难啊……」话至此嘎然而止,皆因他话中有话,是以脸带惊疑的向婷婷瞄去,他是怕惹恼了自己这个有些任性的女儿。
      幸好,酒后春心萌动的段婷婷只顾斜乜着一双媚眼向我身上溜,也不知道她是根本没有听到老爸在说什么,还是听到之后没有心情去理会。段伯伯把提着的那颗心放了下来,略作沉吟,又接道:「只是……今天有贵客,不说也罢。」
      段婷婷猛的一侧头,投给老爸一个不屑的眼色,说道:「爸,你怎么也像妈一样婆婆妈妈的?卖什么关子啊,你还是爽快点,直接了当地说来让我们大家听听。」段伯伯且不管婷婷,先扫了我一眼,才沉声说道:「好的,婷婷你既这么说,我这个当爸的也就不怕丢人啦!反正白世兄也不是外人,我就说出来,也好请他替我拿个主意。」
      我心中暗道有趣,这家人毕竟是杏林之家知识分子的性子,面子薄啊,不过脸上未作何表情,只凝神的在听。婷婷在旁点了下头催道:「你快说!」
      「白秋世兄,不瞒你说,我的日子一直过得很苦,」说到这里,段伯伯有些黯然神伤的感觉:「开这个小诊所仅仅能维持个温饱,毕竟这个小县城都是低消费,我们心地又厚道,一些没钱的病人就没收他们的钱。」「是啊,婷婷读卫校的钱去年才还清,小刚马上又说要上大学的事情了,」婷婷妈也歎了口气:「小白不是外人,我就交底吧,中医院效益更差,现在每月工资只能发六十%,而最大的问题是婷婷又没了工作!」
      我听完伯父的肺腑之言,心里刚开始涌上一丝怜悯,可马上便有一个念头在我的脑海浮现,那就是把身边的玉女俏婷婷弄来当作自己的性伴侣。虽说我现在娇艳环绕成天在温柔乡里混的,美女想要就可以要到,但要是能在身边再放上这个车班一枝花玉女公主俏婷婷,在自己想弄的时候就弄,那更是不错。
      听他们话说到这里,我也不想绕圈子卖关子了,毕竟他们没把我当外人,一边喝着酒一边聊起来:「事情是这样的……」,于是我开始讲述生活中真实白秋的故事,讲到繁花药业,讲到药业连锁店的计划,讲到了我对云山县药业市场的看法,说得婷婷一家如梦方醒面带喜色。
      「白世兄,这个想法好倒是好,只是我们家现在就这个情况,像启动资金啥的我们实在拿不出来了啊。」段伯伯听了以后点头讚歎不已,但说出了苦处。「什么白世兄啊,听起来彆扭,我看应该叫白总才对。」婷婷妈的确是她家的主心骨,这见风使舵的功夫就让人歎服,先是白秋后小白,这下就换白总了。
      「哪里,别叫我白总,还是小白亲切些。」我假意推让了两句,但一直没回应段伯伯的问题。「不,还是管你叫白总吧,白总今天才上门出手就这么大方,一看就是个大贵人啊,」婷婷妈认定了我不一般,想要用金钟罩来罩我了,但似乎她也喝高了一点儿,伶牙利嘴惯了的她捎带着把俏婷婷也卖给我了:「白总,你今天给的这个大红包我们可就当聘礼了,咱们家婷婷就算你的人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们家可就靠白总了!」
      我身边略带醉意的段婷婷面带潮红、春意拂面,似乎是有些不胜酒意,漂亮的美人儿臻首斜倚在我的肩头,此时她显得是那样的千娇百媚,那么的明艳动人,那么的不可方物。「白秋哥,你刚才把自己说那么厉害,就帮帮人家嘛,来,婷妹子敬你一杯!」她咬着我的耳朵似乎是撒着娇说了句,又举起了酒杯。
      婷婷妈刚才也说她是我的人了,妈的,花个几千万把块钱就订下段婷婷这么个活色生香、千娇百媚的车班俏公主,我心想实在是太值了。我看大美女俏婷婷这么敬酒简直有些投怀送抱的感觉,色心大动的我哪里还把持得住,下面偷偷伸手过去搂住身着红色长款针织裙、黑色天鹅绒长袜和黑色绒面银饰细高跟长统靴的大美女俏婷婷,此时她膝上露出的十来公分黑色天鹅绒长袜裹着的浑圆性感的诱人大腿段儿,让我一见就有些色予魂销,我伸出一只手摸到俏婷婷的大腿上,一股嫩滑销魂的弹性从我手指上传上来,一直传到我的心里。
      我身边的段婷婷本就媚态横溢,俏脸泛春,搔首弄姿的巴着一双媚眼向我不时流波频盼。现在被我这么搂腰摸大腿,不仅没有推辞反而贴得更紧了,她有些心神恍惚心痒痒的感觉,像是痒透了心,痒到深处了,那副媚相,实在撩人心弦令人遐想啊。
      「好吧,既然伯母刚才说了婷婷是我的人,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就好人做到底,送佛到西天!」我一边搂着春心萌动的大美女在她身上轻揉慢弄隐晦地吃着豆腐,一边意气风发地说着:「二老岁数也慢慢大了,你们该享享清福了,这个云山店我想由繁花药业来出资,办成二级市场加盟示範药店,你们到时候听我的安排出人出力就可以了,不用出钱的。」
      这时段伯伯似乎反应过来了,替我掺酒后拉上婷婷妈和小刚一起敬酒:「白总、婷婷,这杯酒,算是我们全家敬你们的。」婷婷斜乜了春心蕩漾的眼波,凝睇在我的脸上,猛然听爸爸将自己同心人联在一起,心里感到非常受用,暗道这才真够意思,也拉着我站起来大家一起乾杯。
      而婷婷妈也不甘寂寞,一边举杯一边作起了表功:「白总你别说,我们家婷婷个子高,模样长得又俊,性格上勤快实在,喜欢她的多了去,不过她的眼光高,也只有你这样的贵人才降得住她。不过她有时脾气不怎么好,你就多担待了。」
      听她这么一说,我笑了笑谦让着:「我也是个凡人,哪里是什么贵人,只是先行一步,有自己的一番事业打下了些基础而已。不过女孩子家,谁没有点儿小脾气的。」说完我看看身边的玉女俏婷婷,越看越爱,越爱越看,再将俏婷婷细细的从头到脚打量了个够,真是气质出众、窈窕貌美、美腿性感、骚蹄妩媚,看得我样样称心,件件如意。是啊,这玉女俏婷婷看得我不由地有些发呆,她简直太美了,有一种马上想操她的冲动,可我也知道现在急不得。
      「这样吧,我也是雷厉风行的性格,反正云山离江陵也近,明天我让繁花的老总过来先了解下市场,提出简单的操作计划,然后我们再来定下一步,」我意气风发地说,大家都做出唯我马首是瞻的姿态,婷婷妈一客不烦二主趁热打铁问了句:「那我们婷婷的工作,白总是怎么考虑的呢?」「婷婷的工作嘛,」我沉吟再三,终于还是说了出来:「先放到繁花从秘书干起嘛,慢慢当管理干部培养,呵呵,来日方长!」听我这么一说,俏婷婷将粉嫩的身子贴得更近了,一手攥着我的手放在自己的粉腿上,任我吃她豆腐的感觉。
      段伯伯一家听我这么一说,想到有这个大援,顿时宽怀,大杯大杯地灌着,这当儿已有了七八分酒意。交杯换盏中,除段钢外,一个个都喝得酒意醺然。只有小钢人本面嫩,又看见我和自己的婷婷姐慢慢腻在了一堆,心中惴惴不安,窘得他俊面通红,乾脆溜下桌子钻回自己房间玩电脑去了。
      当我们喝到第三瓶酒的时候,奇怪自己怎么还没有醉,此时玉女俏婷婷的粉脸已经绯红,星眸已有几分闪烁。此时我趁着醉意摸到她红色长款针织裙和黑色绒面银饰细高跟长统靴之间,膝上露出的十来公分黑色天鹅绒长袜裹着的浑圆性感的诱人大腿根部,有湿过一滩的痕迹,但我继续深深摸了进去,那里依稀有些湿润。
      我起身上了个厕所,回来的时候,玉女俏婷婷已经趴在桌子上了,瞇着迷人的媚眼对我呆笑。今晚本来婷婷妈是安排我在他家和小刚一起住的,可我再三推辞,他们便安排我去小诊所住,说那里有沙发床,又可以淋浴还比较方便,并让婷婷陪我去帮着张罗收拾一下。
      于是我告辞后和婷婷推门出去,当房门在身后碰上时,一个温馨甜美的梦境嘎然而止,代之而来的是清冷黑暗的现实。
      下楼以后,我顺手就把俏婷婷拉起来搂紧她的腰。「今天我真高兴。」我轻轻咬着婷婷的耳朵低语着,伸出手掌,轻轻地将手伸进她的黑色羊绒大衣里面,隔着红色长款针织裙抚弄着俏婷婷挺翘浑圆的嫩屁股,歎息道:「只想你陪我。」带着三分醉意玩赏着身边段婷婷的美貌,有点说不出的暧昧味道,论性感她比叶锋叶大波略逊几分,但论气质论脸蛋儿的漂亮可就强好几分呢。
      街上时不时有鞭炮声响起,但从大街回到小诊所的小路上时,感觉这里却异常安静,我搂着段婷婷,慢慢地沿着灯火迷离、如虚如幻的小街走着。玉女俏婷婷温暖的肉体贴在我的身上,让我觉得这世界还有几分真实。
      「我们到哪里去?」俏婷婷仰起娇靥带些迷离醉意问我。我站住了,我们到哪里去?我能到哪里去?我问自己:我走不出这夜的都市。
      站了片刻,我听见俏婷婷微微喘息,在我耳边吐气:「我想回家。」「好吧,我们回家,到家了。」边说着我用带来的钥匙打开诊所的门,带着玉女俏婷婷推门走了进去……。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草榴社区11最新地址_撸尔山在线视频网_撸管的正确方法_偷偷撸改成什么了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