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魂的女检察官

    时间:2018-01-20 过了良久,许婷才「嗯」的一声幽幽转醒过来。秦守仁这才拔出大鸡巴。一股加杂着处女阴精和男人精液的白色物体从女检察官的阴道内流了出来。被秦守仁淫邪万般的尽情肏弄后的女检察官仰面躺在床中,一玉腿轻轻抬起,似要掩盖那欢液流洩的微肿的销魂屄缝儿,泪痕未乾的艳脸上挂着两片晕红,那丰盈微喘的乳房上刚刚涨过的乳晕正慢慢地褪去。肌肤蕩漾着云雨春情之后的酡红。羞忿的神情并未能掩盖住眉目间的艳光,任谁也看得出--这美艳贞洁的女检察官刚被人肏过了。
    而那饱尝她那媚屄滋味的许婷的仇敌秦守仁躺在身侧,心满意足的看着自己尽情淫辱、享用过的肉体。许婷知道自己已经被这个曾经强姦过自己堂妹的仇敌强暴了,而且体内充满了罪犯的精液!失洁遭淫,心中悲痛欲绝的她兀自细声抽泣着,泪水顺着脸颊流在床单上。
    秦守仁知道自己刚刚肏了闻名本市的美女女检察官,但他不能暴露身份,他盯着这还在抽泣着的美人儿,一手轻捏着她的一对高耸的美乳,一手用纸帕为她擦拭娇嫩的小穴,大鸡巴很快再次勃起。故意挖苦她道:「既然想加入我们性爱俱乐部,如何像个良家妇女般娇羞。刚才你不是很过瘾吗?现在却要装做贞洁烈妇般高不可攀,纯心吊人胃口,果然有些手段!呵呵!」
    许婷并不答话,秦守仁一边上下抚摩着娇嫩滑腻的肌肤一边问道:「刚才发现你还是处女,既然是处女怎么会到这里来?」
    许婷心中一惊睁眼问道:「你强姦了人家,还不允许人家是处女吗?」
    秦守仁故意吓她道:「这里可从来没有处女加入的。还有,你才得有几分像我两个月前玩过的一个叫许珊的女孩。」
    许婷心中一震,只道他已起了疑心,应立即岔开话题不让他追问下去。看着他再次一柱擎天的大鸡巴,知道他还想干自己,心想自己已经被他破了处女贞洁,玩也玩了、屄也肏了,再不可露马脚害了自己未婚未周立文的性命,而且自己还肩负着查出整个性爱俱乐部团伙的使命。现在已经失贞了,只好将错就错,装成来这里渴求淫趣的蕩妇,让他再次姦淫自己,牺牲自己的肉体来揭开该团伙的内幕。她假装风情无限地用媚眼看着秦守仁,开口道:「什么许珊嘛,我可不认识。我虽然是处女,但也想来当主持人挣点钱的,是人家害怕嘛,所以才把我哥哥也带来了,本来是要他保护我的,没想到还是被你这流氓强暴了。」
    许婷一丝不挂地坐在秦守仁双腿上,搂着他的脖子,嗔道:「虽然被你强暴了,但你刚才弄得人家好舒服哦。你是人家的第一个男人,能不能揭开你的人皮面具,人家想看看你庐山真面目嘛。」
    秦守仁看着这个女检察官为调查案件还在演戏,那一副风骚的样子真是装得好像,心中又好笑又冲动,他一颔首,复又淫笑着拉住许婷的手按在自己下身道:「刚才强姦你时未免急促了些,失去许多情趣,没有好好玩弄你的大好肉体,现在你好好补偿我一番。我满意的话会让你看到的。」
    许婷压住心头的羞怒假装娇媚嗔道:「你这只大色狼,强姦了我,还在损人家,我才不理你。」
    一对迷人的妙目直勾勾的望着秦守仁,手中却抚弄着那根刚刚肏了她贞洁美屄的大鸡巴,嗔道:「它好强啊,又大了起来!人家可是第一次,那里刚才被干得好痛哦,不能再弄了啦。我用嘴给消消火好吗?」
    本想就此让秦守仁放过自己。
    秦守仁被她看得魂飘蕩的,色色地道:「嘴过会儿再享用吧,再在我还没有玩够你的处女小穴。黄小姐,今天我会给你一个终生难忘的处女夜。」
    许婷羞道:「去你的,谁稀罕。」
    心中却想,这一夜真的是终生难忘的耻辱了。秦守仁听着她的嗔语,看着她的艳体,对她那一身白肉儿实在是着迷。
    一张臭嘴又开始频频吸吮着她的香颊,而想吻住她的唇,而一双毛手,也不放鬆的大玩着她胸前一对大号肥美乳房。
    「……嗯……,老闆,你别这样吗,……」
    女检察官无奈的媚吟着。
    秦守仁却嘻嘻淫笑道:「……宝贝……大宝贝儿,你长得太美……太媚人,尤其这一对大奶子……大白屁股,还有这个夹得紧紧的肉包子,本人玩过不少美女,你这如此可爱的大包子屄穴不比任何其她女人差……」
    秦守仁愈说愈不像话,淫声怪语中,一手抓着许婷的乳房,一手又偏不离她那支肥美骚穴……
    许婷内心羞恨得几乎抓死他,奈何身处险地,自已的性命倒没什么,可是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关係到周立文安危,唯有乾忍着被他玩弄,还要装出淫蕩的样子。只听许婷浪嗔道:「好老闆……人家可是第一次,你抓奶的时候能不能轻点嘛……。」
    秦守仁看着她含羞带嗔的神情心中一痒,分开她的玉腿儿,细细端详许婷胯间那个屄缝儿,真的是鲜嫩紧小、淫相毕露,由于刚被肏过,那屄缝儿微微向两边裂开,里面充满了自己刚刚注入的精液,秦守仁低低叫道:「好一支妙穴!」
    心中真是爱到了极点。
    「哎…讨…讨厌……怎…怎么这样…」
    许婷被他弄成四脚朝天的姿式,胯间景色暴露无遗,心中羞愤无比却不得不装出风骚的样子迎合他,白了他一眼道:「唉!老闆你好坏!这样欺负人家!」。
    秦守仁淫笑道:「谁叫心肝生得这般美艳,刚才只顾猛干,没有注意你胯间这个美屄,如今细看之下竟这般淫骚诱人。」
    许婷臊得艳脸飞红,羞嗔道:「去你的……,人家那里淫骚了……人家今天是第一次呢,你看你那根大棒子上,全是人家的……人家的处女贞血。」
    心里想着自己大名鼎鼎的女检察官如今躺在敌人加强姦自己堂妹的仇人禽兽王的怀里婉转逢迎、任人淫玩,做着和自己未婚夫也从没做过的苟且动作,还被说得如此下流不堪,真是羞愤交加百感丛生,而且自己的未婚未就在隔壁,这种类似偷情的强姦让许婷羞急地出了好多淫水。
    秦守仁有意羞她,手指在那她那已被肏得两边裂开的屄缝中轻轻一挑,手指上沾满了她刚刚受辱时被肏出的淫水,亮晶晶的移到许婷眼前,淫笑道:「不仅淫骚,浪水还多,心肝骚肉儿,第一次就流了这么多水,还说不骚吗?」。
    「呀……你……你这下流鬼……」
    许婷羞得以手遮面,说不出话来。秦守仁”哈哈「一阵大笑,尽情欣赏着许婷的羞态,胯下的鸡巴又发硬涨大了起来,坚硬如铁象长矛般顶在她莹白的玉腹上。
    许婷悄悄张开一双俏目,盯着这根刚刚肏了她贞洁美屄的大鸡巴,她以前帮未婚夫手淫时也看过他的鸡巴,可现在这根大鸡巴比起自己未婚夫周立文,真是大了好多啊!心里即是羞恨又隐隐有点喜爱它的威猛,真是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而此时淫性又起的秦守仁,起身抄起她两条肥白的玉腿最大限度分开,然后重重压在她的艳体之上。
    许婷知他又想姦辱自己,急道:「老闆好急色,让人休息一下嘛……」
    淫性又起的秦守仁焉能放过她,淫笑道:「大宝贝,你这一身浪肉儿真是美,弄的人心痒痒的…尤其下面这个大包子骚屄,肉呼呼的,肏起来水流不止,简直爽死个人!」
    许婷被他说得面红耳赤,恨声嗔道:「去你的……你妹子的才是骚屄呢……回家肏你妹子去。「秦守仁看着她那风骚冶媚的艳态,鸡巴都快炸了,邪声道:「我妹子不好,屄没你这么骚。要肏就肏你这种骚屄娘们。」
    说着飞快地分开许婷那双丰满玉腿,许婷红潮满面,待要挣扎,却被他死死按住,没奈何恨声嗔道:「你这不说人话的死人,放开人家。」
    秦守仁一边强按着她,一边把那膨胀坚硬的鸡巴头子酥酥痒痒地顶住她那个黑毛茸茸的少女屄缝儿上,淫笑道:「等肏过这个肥嘟嘟的骚屄儿,自然就放了你这骚屄娘们儿。」
    秦守仁屁股略微抬高调整好体位,用力捧着她不断扭动的大美屁股,那根粗壮的大鸡巴抵着她那湿润、滑腻的淫美屄缝儿,用力一挺,鸡巴头子抵着淫滑的屄肉就给她塞了进去,许婷被他死死固定住无法抗拒,只能满面羞惭,再次含恨受辱。
    而秦守仁则在阵阵肉紧奇爽中,再次肏了这假冒的黄心茹--女检察官许婷。被迫再次受辱的『女检察官』许婷,「呀……」
    的一声媚吟,胯间那个黑毛围绕的贞洁美屄被肏了个尽根到底,一向淡薄性慾的她第一次做爱就遇到了肏得这么深的大玩意儿,此时被秦守仁那特大号鸡巴塞得一口大气差一点喘不过来了,等到鸡巴缓缓退后时,才啊嗯一声浪叫起来了。
    「哦……太……太大了……。」
    双腿抬高紧紧缠绕在他的腰间两只胳膊紧紧抱住他的脖子身体一阵颤动。
    秦守仁看着许婷被自己肏得媚脸含春的冶媚相,邪笑道:「骚屄娘们,鸡巴不大,能肏得你这般舒服吗?」
    许婷被秦守仁下流话说得艳脸通红,自己堂堂的『女检察官』竟被他叫成「骚屄娘们」
    更是羞恨欲死。心中虽然恨死了这个强暴自己的罪犯,但是为了案子不得不装出一付淫蕩的样子投其所好,真是无可奈何。
    秦守仁此时抱起她那两条修长笔直的美腿,开始深深地塞肏她,由于这次清醒着挨肏,所以倍感羞辱。秦守仁的大鸡巴真不是盖的,下下肏到子宫口,下下直抵花心。
    许婷被肏得玉胯直躲,「呀……不行……太大了……」
    但正肏得肉紧的秦守仁却死死地抓着她那肥白的大屁股,她躲到哪儿,大鸡巴就根到哪儿,肏得她浑身乱颤,下下着肉地在她那身撩人艳肉儿里抽弄,未曾遭受如此巨物的许婷,被那粗大无比的鸡巴塞得玉体颤抖,虽心中恨得要死,但没几下就被肏得脸红心跳,淫水潺潺了。
    秦守仁感觉到了她的湿滑,抬起身来观瞧,只见她嫩白无比的玉胯间,那黑毛下肉呼呼的骚屄儿,紧紧地咬着大鸡巴一夹一夹的不断吞吐收缩,他每肏一下,那水儿一沽一沽的流了出来。
    许婷臊得媚脸通红,羞叫着:「你这死人……不要看……」
    秦守仁哈哈一阵大笑,眼着她胯间那淫美景象,嘲弄地道:「刚肏了几下就骚成这样,真是个骚屄娘们儿。」
    「去你的……你这下流鬼……」
    许婷红着艳脸,已是羞说不出话来,阴差阳错被人给肏了也就罢了,还被肏得那么爽,一向贞洁自爱的她,真是羞惭得无地自容。
    秦守仁却扯过枕头垫高她的头部,使她能看到自己被肏的样子,一这加快节奏肏得她浑身乱颤,一边道:「我的骚屄美人儿,快看你的骚屄是怎么挨肏的。」
    许婷被被他玩得都快羞死了,臊和以手遮面羞叫道:「你…你这死人,……我不要看……「嘴上虽这样说,心中却是有点想看,她初尝禁果,从没想到这种事居然如此这般欲仙欲死。所以极想看看这下流无比的男人,是如何肏得她那个屄穴酸麻淫痒,快感连连。好奇心使忘记了羞惭和耻辱,偷偷透过指缝,向那正被剧烈淫肏的部位望去。
    一看之下顿时移不开媚目,只见自己那黑毛围绕的屄缝儿里插着一根庞然巨物,来回地抽个不停。真的太大了,原来秦守仁那大鸡巴在给她肏进去后,比刚才又足足大了一圈,许婷看得脸红心跳,他还肏得那样快、那样狠。连自己那羞人的媚肉都被带得翻了出来,要是周立文也有这样一根雄伟的淫物那该有多快活,许婷心里胡思乱想着。
    突然,那双遮羞的玉手被一下子移开,跟着便听到秦守仁笑道:「要你看你不看,却自己在这偷看,原来你是个闷骚型的蕩货。」
    许婷窘得艳脸通红:「人家才没工夫偷看你那下流东西。」
    秦守仁哈哈大笑:「看了就看了,女人都喜欢看自己挨肏的样子,干嘛不承认呢,怎么样?本老闆的下流东西把你那骚屄肏得如何?」
    说着大鸡巴肏得更快更深更满,许婷被他肏得浑身乱震「呀……」
    一阵阵酸麻无比的滋味使她说不出话来。这时她已经放弃了自尊,心中想着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个案子,两条玉臂不顾羞耻的缠上秦守仁身体媚吟着,那底下的淫水却流得更多了。她一双媚目盯着身上这淫辱了自己的仇人,和正在她那湿滑淫美的骚美肉洞儿里尽情塞肏、使自己无比快活的粗大鸡巴,心里真不知是爱是恨。
    秦守仁用力狠肏着身下的美人儿,这大名鼎鼎的女检察官,此时被肏得粉脸儿艳红,媚眼儿含春,浑身上下充满着一股动人的骚艳,紧紧地抱着他,含羞带臊的任他肏弄。秦守仁看得极是肉紧,心里暗道这娘们儿肏起来真是过瘾,想起张玉倩、孙晴晴、东方铃霖、萧燕、王丽等美女,这几个月来时常强暴这样的娘们儿,真是神仙过的日子。
    他那大鸡巴更加有力在许婷美妙的玉体里做着猛烈的运动,下下到底,记记重炮。肏得许婷魂都飞了,天哪!原先真不知道,这么多重的攻势,原来竟是这么爽的!每一下似都打进了肉里头,许婷只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捣得要从咀里跳出来似的,美妙处着实难挡,直探她还从没被男人开发过的敏感深处,爽的她一阵曼妙骚吟着:「啊……太大了……人家还是第一次啊……处女小穴……呃……要被你杵死了……啊」
    花心连连的颤抖晃悠,淫水不见停歇的朝肉洞外洩流着,此刻的她眉开眼媚、波光盈盈,雪白的冰肌玉肤儘是情慾艳色,比之平日那贞洁无比的少女样儿,媚艳何只万倍。
    许婷淫浪的叫嚷声,以及她那骚媚淫蕩的表情,都刺激得秦守仁双手紧紧的抓住她那两只浑圆的小腿,用足了力气,更加的狠狠的塞肏她,鸡巴头子就像雨点似的击打在她的花心上,那咬着鸡巴的屄缝儿,随着鸡巴的勇猛的肏干,被肏得不停地翻出凹进。淫水的搅弄声,许婷的娇喘声,浪叫声,媚哼声,彙集在了一起,交织成了一曲春之交响乐,好不悦耳动听,扣人心弦。突然间,许婷子官内一阵痉挛,一股少女阴精极射出来,再次达到绝顶高潮。
    秦守仁见许婷这般享受,一边用力肏她一边道:「浪肉儿,被肏得舒服吗?」
    许婷艳脸通红羞道:「欺侮女人的本事,有什么了不起。」
    秦守仁不服气地道:「妈的,好个骚屄娘们,骚成这样,嘴还这么硬。切看老子的手段。」
    说着,双手伸到她胸前抓揉着乳房,又白又嫩的美乳被揉搓的千变万化,下身大力抽送,一连猛力抽插了百余下,肏的许婷淫水流淌,双手用力搂住他的腰,屁股不顾羞耻地筛动起来,阴户开开阖阖汤汤水水汩汩涌出,腿股间一片狼籍。
    一向端庄的女检察官如何尝过这般狠肏,直被肏得媚眼如丝,再也顾不得女人的面子,骚声讨饶道:「好老闆……本领高强的亲哥哥……人家被你那大……大……肏得好舒服……慢点……捣死人了……呃……饶了妹儿吧「
    秦守仁听着她的骚叫,大起征服之感,放慢速度道:「妈的,真他妈欠肏,早说不就完了吗。浪肉儿,你说大什么肏得你好舒服。」
    许婷--这名满a市的美女检察官,被他这一顿狠肏,肏得意识都有点模糊了,什么尊严都忘了,闻言红着艳脸媚目白着他:「是你这死人的大鸡巴。」
    说出这样羞人的话儿,女检察官万分羞惭,但雪白的玉体却享受无比的迎合着秦守仁的每一次的塞肏,比方才被肏时更是妖冶骚媚。
    秦守仁却仍不放过她,邪声道:「大鸡巴肏得你那里好舒服?」
    许婷被问得媚脸通红:「去你的,你这下流鬼,人家才不说呢!」
    因那『骚屄』二字特别辱及女人,一向端庄的她如何能说出口呢。忽的屄里一空,秦守仁竟把鸡巴从她身子里抽了出来。
    许婷正他肏得徘徊在飘飘欲仙的仙境里,见他忽然罢工,如何受得了,只觉屄内空虚淫痒,急需大鸡巴用力肏弄,不由急道:「你这死鬼,拔出来干什么?快给人家插进来。「
    秦守仁笑嘻嘻道:「你说不说,你不说,亲老公可就不肏了。」
    许婷--这自诩贞洁的女检察官实在被逗得急了,耐不住屄内的空虚淫痒,用手捂着通红的媚脸地羞叫道:「你这死鬼,这么整人家,人家说就是了,是你的大大鸡巴肏得人家骚屄好舒服,快点给人家……好老公!」
    连老公都叫了,这贞洁的女检察官此时羞得恨不能有个地缝钻进去,自己真正的未来老公就在隔壁啊!一方面内心的确希望大鸡巴和自己尽情交欢,别一方面为了这个案子,自己一定要不顾一切地把这个禽兽服侍的很舒服,这样他才能失去戒心。
    秦守仁被她的骚叫弄得心痒痒的,再看她胯间那个淫屄一夹一夹的好像要咬人似的,又像似在向他的大鸡巴发出邀请:快来吧,我痒死了,快来肏我吧。
    而此时女检察官却痒得用她那双美腿直勾他,不顾羞耻地道:「都让你肏了,还看什么,快点肏人家,人家要你的大鸡巴肏人家,肏人家的骚屄、淫屄、浪屄。」
    秦守仁被她的骚声艳语弄得鸡巴都快炸了,抓着她那双玉脚把她扯到床沿,让她圆圆翘翘的玉臀半悬在床外,许婷这女检察官那双美丽的玉脚被男人举在肩上,胯间那个骚屄整个挺了出来,就这样被秦守仁深深的肏了进去,那粗壮的淫棍插得她『呀』的一声骚吟,强烈的充实感使她的四肢紧紧地缠着身上的男人。
    秦守仁大鸡巴『沽滋』一下给她肏到底儿,一边飞快地肏她,一边嘴里还不忘糗她:「浪肉儿,终于露出来本来面目了吧,连这种下流话都说得出口,真是个骚娘们。」
    许婷被他糗得艳脸通红,但随着秦守仁那大鸡巴有力的肏入,添满了她空虚幽穴,便再也顾不上羞耻,一双艳臂紧搂着死敌秦守仁的身体,玉胯摇扭磨溱,口中更是骚媚地道:「大鸡巴哥哥……快点儿肏我,人家是欠肏的骚屄娘们……快些用力肏人家的骚屄……屄里痒死……「内心却在想,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个案子,就委屈一下自己的人格吧。
    那风骚无比的艳态和那满口的骚吟,那里还看得出一丝贞洁女检察官的影子,如果她未婚夫周立文看到他美艳贞洁的未婚老婆,如此风骚蚀骨的淫蕩样子,只怕眼珠子都会掉出来。
    这回是秦守仁受不了了,看着她粉脸上透出的那股子令人发炸的冶媚劲,淫兴狂发,挺着大鸡巴头子一边『沽滋』『沽滋』地狠肏她,一边道:「好浪肉儿……想不到你肏起来这般有趣……看我肏死你这个骚屄娘们……」
    他用足了自己的力量,直起直落,狠出狠入,大鸡巴几乎全部肏进了屄洞深处,这样子一次次肏到底的滋味,直让许婷美到了心田的深处,一阵阵的浪水直流狂泻,屄穴火烫烫的湿滋滋的。
    许婷被秦守仁抽肏得依依唔唔叫嚷声越来越大了,两条玉腿紧紧夹着他,半睁着一双妩媚的双眼骚吟着:「大鸡巴……大鸡巴老公……我爱死你了……骚屄娘们被你肏得爽死了……骚屄让你肏漏了……呀……不行了……我又丢了。」
    皎洁的雪白的身子剧烈的颤抖着,一股股少女阴精沿着两人的交合处不断的狂洩而出。
    女检察官一双俏目羞媚地注视着身上这肏得自己欲仙欲死的敌人,这时她才深深的体会到,为什么大多数的女人部喜欢大鸡巴的男人,原来理由在此!
    当大鸡巴塞进屄里,许婷感觉从头到脚每一寸肌肤都被男人充满了,肏起来那滋味儿之美真是难以言传。现在她已经放开了,也只有这样,才使她不到一苗热茶的时间,就被肏得连洩了四次,洩得身子都轻飘飘的。
    秦守仁把许婷抱起站起身来,身高1米70的许婷比秦守仁还高,为了防止摔倒,许婷一双玉腿只好盘在秦守仁的屁股上。秦守仁在房间内四处走动,大鸡巴插在小穴里随着走动进进出出,直把许婷插得呃呃直叫,阴户生烟,许婷情不自禁两手抱紧男人的头部,屁股上下套动大鸡巴,丰满坚挺的少女乳房紧贴着男人的胸膛上下要命地磨擦,许婷高声呻叫着,「呃……好舒服……啊……你太能干了……搞……搞得妹儿舒服死了」
    一头秀美的长髮随着屁股的耸动上下左右飞舞,干得许婷一身香汗淋漓。秦守仁一边走一边吮吸着少女美妙的粉红乳头,许婷双手把秦守仁的头按在自己的乳房上,主动抬起屁股让阴道与男人的大鸡巴允分磨擦。
    房间内,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年轻女郎一丝不挂紧抱在一起,正在进行着完美的交合。而这个中年男人正是这个女郎要找的死敌—禽兽人。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12点。屋内两个人的交欢却越干越激烈,秦守仁抱着美女走到客房门口,放下女检察官,让她转身双手支撑在门上,弯腰整个身体成90度趴着,屁股高高翘起,从背后插入小穴,尽情姦弄着。这是他最喜欢的性交姿势。阳具划开薄唇,滑溜的钻了进去,白素云只觉下体无比充实,舒服得简直受不了。
    侵入体内的肉棒,火热、粗大、坚硬、刁钻,它似乎自具生命,不待主人发号施令,自个就蠢动了起来。探路的龟头寻觅到敏感的花心,它紧抵旋转挨擦,使得花心也起了颤慄共鸣。许婷没想到这种从背后像狗一样干的姿势是如次舒服,鸡巴比其它姿势都要深入阴道得多,几乎挤进了子宫里!她咬着一簇秀髮,强忍着越来越快的快感,一时间房间内「啪啪」
    地抽插声大作,秦守仁双手狠揉女检察官的少女丰乳,阴囊不断地撞击着许婷白嫩的少女美臀,而许婷双手则用力支撑在门上,咬着牙挺着屁股向后迎合着男人的攻击,口中发出阵阵高昂的淫呼声。「呃……好大……啊……进得好深啊……太舒服了!……啊……好老公……你乾妹儿吧……妹儿随你怎么办都行……。」
    下体饱胀已无迂迴空间,许婷不知如何是好;她咬牙切齿,频频嘘气,只等秦守仁布施甘霖。秦守仁御女无数,深知许婷目前饥渴欲狂,根本也用不着「九浅一深」
    这种慢功细磨的法门,她需要的是立竿见影,快速强劲的冲刺,唯有冲刺、冲刺、再冲刺;狠插、狠插、狠命插,才能及时满足眼前的这位初尝性事的少女的性慾。秦守仁快速抽插,阳具次次到底,愈发火热粗大;不过百来下,许婷原本的淫声浪叫,已化作哭喊连连;她那股舒爽的浪劲,直似癫狂。不一会,除抽插所发出的「噗嗤、噗嗤」
    淫声外,再无其他声响。许婷迷离恍惚,星目朦胧,张着嘴却发不出声音,她已进入极乐的无声境界。
    淫水不断顺着大腿流在地上。就这样交配了十多分钟,两人的交欢已经白热化,许婷只感道阴道内越来越酥热麻痒,一波高潮又要来了,少女香汗淋漓,被插得一头长髮不停甩动,忍不住张口玉嘴象鲤鱼一样大口大口地喘着香气,拚命屁股向后挺动。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只听一个醉昏昏的声音说道:「心茹啊,快开门,是我。」
    天啦!是隔壁的未婚夫周立文来找我了!许婷这才想起12点到了,已经被这个淫棍干了一个半小时!想到未婚夫就在门外,她紧张地张大着口,粉脸涨得通红,子官一阵痉挛,穴儿突地紧缩,阳具彷彿和肉穴已焊成一体,一股又浓又热的阴精从子官内喷了出来,淋漓痛快地打在秦守仁的龟头上,竟然达到了高潮!美女检察官支撑着房门休息了好一会儿,这才想起是自己叫他12点来商量下一步行动计划的,可是现在搞成这个样子,如果事情暴露,你我性命难保。而此刻自己正被顶在门上象狗一样被敌人姦淫,门外就是自己的未婚夫周立文,要是让他知道了自己可怎么活啊。
    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而秦守仁也怕周立文看到未婚妻被姦淫和自己拚命。两人同时秉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只听周立文又在敲门。大鸡巴这时还插在许婷的阴道内,秦守仁保持这样的姿势,一边从后面抱着许婷的屁股不停的抽插,一边从猫眼中向外看了下后,在许婷耳边低声道:「他醉了,你快让他回去。」
    许婷羞红着脸开口说道:「这么晚了,这天就不再商量了。明天我们还有事做。」
    周立文说道:「我担心你出事,想来看你一下。老闆他今晚来找你了吗,你要小心啊,他肯定会来找你的。」
    许婷双手支撑着门,紧张地回过头低声问秦守仁说道:「你教我怎么说啊。」
    秦守仁不断挺动着仍插在阴道内的大鸡巴低声道:「你自己想办法啊。」
    许婷羞红着脸忙对未婚夫说道:「他来过了,但很快又走了。我没事,你放心吧,你醉了,快回去睡,我也困了。明天我们还有工作。」
    周立文却道:「不,我放心不下,想看看你。」
    这时秦守仁还在身后不断地抽插着,许婷感到阴道内急剧骚痒,真是又羞又急又气,女检察官只想让周立文尽快离开,她双手支撑住房门,屁股向后挺动着迎合男人的攻势,羞急地怒道:「你……你平时最听我的话了,今天……今天怎么这么讨恶,你快回去呀,我……我没事,你忘记我们的工作了吗,快……快走了啦。再……再不走,我生气了……」
    周立文只道许婷是指明天继续调查,只好说:「那我过去了。」
    听道周立文回房的脚步声,两个一丝不挂紧插在一起的男女都长苏了一口长气,许婷自己都感到阴道在说话时流了好多淫水,她转过身,扑入男人的怀中,双手捶打着秦守仁嗔道:「你坏,你好坏!说话时还在搞人家!」
    秦守仁抱起许婷的娇躯,双手托着美女的屁股说道:「他是你哥哥,又不是你老公,你怕什么,他知道了又怎么样。今晚我才是你真正的老公!」
    许婷感到男人的大鸡巴正在磨擦自己的股沟,,双手捶打着男人的肩,羞嗔道:「讨恶,谁认你做老公了。」
    秦守仁淫笑道:「瞧你这一身的香汗,不是你老公搞得还是谁搞的?快叫老公!」
    许婷羞红着脸道:「老公!老公!!老公!!!这下你满意了吧?」
    秦守仁高兴得把她抱到床边,放在床上让她像狗一样趴着,说道:「我们继续玩呀!这次我不动,你自己向后挺动屁股!」
    说完站在床边从背后插入美女的小穴中。今天的经历让许婷彻底放弃了尊严,她主动地扭动着屁股,迎合着男人的抽插,子宫一次次和龟头碰撞,高潮一波又一波,被男人又插了三百多下。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草榴社区11最新地址_撸尔山在线视频网_撸管的正确方法_偷偷撸改成什么了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