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欲之源 第三十九章 了结恩仇

    时间:2018-05-15 「奇怪,为什么洁莹的手电会打不通的?」程嘉惠一次又一次按着洁莹的电话号码。由于医生随时要面对许多突发的病症,所以一般而言,洁莹的电话是廿四小时都能够打通的。本来想找人大吐苦水的程嘉惠只好放下电话,心中已不禁道:「书麟,如果你在我身边多好!」
      不过随着一天一天的过去,程嘉惠渐渐发觉到事情的不对劲,尤其是当她致电医院,原来洁莹这几天亦没有上班,亦没有请假,仿如人间蒸发一样。「难道洁莹出了什么意外?」与洁莹青梅竹马的程嘉惠已不禁心道「洁莹自幼做事便很有交代,绝不会无故失蹤。」不安的情绪冲击着程嘉惠,「难道洁莹竟落入了奸魔手中?」自从接手奸魔的案件,失去了两个妹妹之后,程嘉惠一直也担忧洁莹这个好友会因自己的连累而步久美、美惠后尘,一想到这里程嘉惠已难掩心中的不安,马上在家中的密室取出了仪器。
      「就算对不起洁莹也要做一次了。」程嘉惠缓缓启动了机械,同时开始调较着上面杂乱无章的线条。「是这里了!」原来机器是一部追蹤机,用来跟蹤洁莹手提电话里的跟蹤器,那是程嘉惠在洁莹不觉时装上去的,为的当然不是想窥探洁莹的隐私,而是万一洁莹出了什么意外,程嘉惠也能找到她的所在。
      「洁莹为什么会在那种荒郊?」知道自己的估计有可能成为了事实,程嘉惠也不敢大意,马上穿起了备用的装备,沿着跟蹤器的信号而去。「真想不到在如此荒郊,竟有这般豪华的大屋。」沿着跟蹤器的位置,程嘉惠终于发现了可能是奸魔巢穴的位置,只不过代价竟是自己最要好的朋友。「要不要要求增援?」程嘉惠马上打消了念头,「还是先确定这里是否真是奸魔的巢穴,同时先确保洁莹与及久美、惠美,她们的安全再说。」程嘉惠敏捷地跨过大屋的栏杆,却没有留意到,原来她的一举一动,早已原原本本的被我的闭路电视完整拍下。
      「要来的始终要来。」我又怎会找不到洁莹电话里的追蹤器,只是我却万万想不到,她竟单枪匹马的闯进来就是,枉我还做了这么多的事前功夫。「既然这样就更易对付了。」我不由得想起师父的话。
      「小子,你现在所住的大屋其实是我一手设计,里面的保安甚至比各国的大使馆更优胜,尤其是其中一个叫「刻命馆」的房间,那就是专用来对付各种职业特攻的,只要你一想避开屋内的保安程式你就一定会经过那里,而那里却偏偏是最危险的地方。」
      果然一如师父所料,程嘉惠果然向着刻命馆走去,我马上启动了刻命馆的机关係统,然后选用了一些不会伤及我程美人的布置。程嘉惠缓缓步入了大厅,机警的她却全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原来早己落入我的计算之中。「是时候了!」我按下发动机关的按钮,程嘉惠身后的大门马上自动锁上,程嘉惠亦发觉到事情的不对劲,已马上开枪狂轰着身后的大门,不过我相信如果她想打开这门,她恐怕要驾坦克来才成。染满麻醉药的钢镖在房间里乱飞着,令程嘉惠狼狈不憾的闪避着,却没留意到原来自己已被我巧妙的迫至死角,就在程嘉惠退无可退之际,程嘉惠已被墙角突然弹出的电棒击过正着,发出了一下惨叫声后晕倒过去。
      「上次你这婊子几乎电死我,现在还不风水轮流转。」我得意的将麻醉气体送入室内,以确保程嘉惠失去了所有反抗能力。
      奇异的声音将程嘉惠惊醒过来,那是一把异常熟悉的声音。程嘉惠缓缓的睁开眼,发觉到自己竟穿着三点式泳衣倒在一陌生房间之内,身上的武器亦不翼而飞,程嘉惠直觉自己已落入奸魔的手中。不过这都不是重点,程嘉惠反而更在意那把异常亲切的声音。
      「奸魔!我已经醒了,不要鬼鬼祟崇,要杀要剐也给我站出来。」
      程嘉惠愤叫道。随着程嘉惠的怒叫声,房间里的一度透明幕墙亦同时展开。「原来声音是由这里来的!」程嘉惠一看到房间内的情景,已不禁激动的拍着墙壁叫着「惠美!洁莹!」
      原来房间之内是一个手术室,惠美正身处其中经历着一个女人的一生至痛,分娩的极痛。手术室内还有两个女性,一位当然是她此行的目标,洁莹!正充当着医生的角式协助着惠美进行分娩,而旁边的一位护士程嘉惠亦觉得异常眼熟,程嘉惠马上已认出原来她就是那叫杨千桦的女星。不过一想到原来这里就是奸魔的禁宫,程嘉惠已觉得毫不出奇。
      反而程嘉惠觉得洁莹在短短数日间竟美艳了不少,身上更流露出女人的风情,令程嘉惠直觉到自己的好友已受到奸魔的沾污。正当程嘉惠想得出神,惠美痛苦的呻吟声马上将她拉回了现实之中。「洁莹姐姐我真的很痛!」看到惠美痛苦的样子,程嘉惠只觉得自己的心也碎掉。洁莹亦马上道:「惠美,你正流着羊水,孩子快要出世了,你不用太紧张。」洁莹捉着惠美的手安慰道:「对了,慢慢放鬆,用腹式呼吸。对了,惠美你的阴道已经鬆开。开始慢慢用力,配合着呼吸慢慢尝试将孩子推出来。
      手术室中的妹妹正无耻地大开双腿,已经通红的阴唇亦撑得大大,露出了直达子宫的深洞。程嘉惠只听得洁莹欢喜的道:「惠美!我已经看到你跟主人的孩子,孩子已经转了身,一切顺利,快用点力吧,将你为主人生的孩子推出来吧!」原来连洁莹亦已经变成沉沦在奸魔肉慾之下的奴隶,程嘉惠开始发觉自己四肢无力,害怕自己正慢慢步着她们的后尘,成为为了奸魔的阴茎已发狂的女奴。程嘉惠很想闭上双眼,偏偏自己的眼睛却离不开画面。
      「对了,惠美再用点力,孩子的头快要出来了!」听着洁莹兴奋的叫声,程嘉惠只觉得异常噁心,程嘉惠也是第一次观看女人分娩的过程,竟然就是自己的妹妹因姦成孕诞下的孽种。小巧的婴儿头卢慢慢的由母亲血淋淋的阴道口钻出,直痛得惠美倒抽了几口凉气。那一定是当然的,程嘉惠一看到妹妹原本那应该是幼嫩小巧的阴道口现在竟撑大至变形,然后再产下这血淋淋的婴儿,程嘉惠只觉得自己的心也痛成了碎片。尤其是自己的妹妹仍只是个十七岁不到的小女孩,竟然就已经要承受着生儿育女的剧痛。
      「对了,头已经出来了,惠美!再用点力,就只剩下身体。」洁莹兴奋的催促着。惠美深吸一口气,然后阴道再一次用力。「对了…
      慢慢…用力…用力…对了…头己全出来了…只剩下肩膀…对了,用力。」
      洁莹亦配合着惠美的呼吸动作着。随着惠美阴道口一下用力的撑开,洁莹亦顺势配合一拉,惠美的孩子终于整个的生了下来。
      「我终于为主人生下了骨肉!」喜极而泣的惠美不禁道,而洁莹亦忙碌着善后的工作,替婴儿剪着脐带,冲着身体。「惠美,恭喜你为主人生了一个男孩。」洁莹兴奋的将男婴抱向惠美,只见疲倦得奄奄一息的惠美终于都展出了欢颜:「洁莹姐姐,让我抱抱我跟主人的孩子。」
      妹妹诞下骨肉的喜悦与耻辱交替煎熬着程嘉惠的身心,恐怕连她自己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但是妹妹失身于奸魔的耻辱始终令程嘉惠不能释怀,越想越怒的程嘉惠已不禁狂叫道:「奸魔,我知你有在听,有种的就出来与我决一高下,别他妈的藏头露尾。」
      「行!」我爽快的答应了程嘉惠的要求,「不过有一个条件!假若你羸了的话,我当然会死在你手上,你也可以救出美惠、久美与及洁莹;不过假若你败了给我的话,我要你乖乖的做我的性奴隶,如何?」
      「可以!」虽然明知奸魔的条件不能答应,但一来程嘉惠对自己的身手充满信心,二来她除此之外亦别无选择,所以程嘉惠想也不想便一口答应。
      房间里的暗门攸地打开,程嘉惠马上冲出了门外,通道一直通往另一个大房间,而一踏入房间之内,室内的灯光已剎时间大放光明。
      我冷冷打量着眼前的程嘉惠:「你不会是急着要做我的奴隶吧?」「你这臭奸魔能保得住性命才说。」程嘉惠抛下这一句话,随即已马上向我展开了全面的攻击。不过她恐怕打错了如意算盘,由于师父上次击倒她是用拳击的技巧,而灰狼用的则是八卦掌,所以程嘉惠直觉上一早已经认为我用的也是这两种技巧。谁知我重重一脚的踏在地上,手肘已直击落在程嘉惠的拳头之上。「这…是震脚!你用的是八极拳!」
      程嘉惠不禁讶然道。不过现在才知道就太迟了,八极拳不愧为近身格斗的皇者,才一接触我的手肘已把程嘉惠的指骨轰碎,只痛得程嘉惠几乎流出泪来。
      「再来…猛虎硬爬山!」我当然得势不饶人,双掌马上已直击到程嘉惠的胸前,不过才一击中,我的双手已代掌为爪揉弄着程嘉惠的乳房。「贱格!」急怒攻心的程嘉惠马上起脚想将我迫开,但是此举已一早落入我的算来,脚轻轻一勾已将程嘉惠勾跌地上。
      只感到上身一凉的程嘉惠不禁低头一望,原来上身的泳衣在我刚才的动作中已被我顺势夺去,也不知是急怒还是羞愧,程嘉惠的俏脸升起了晕红,一手横遮着乳房,再一次发动着凶狠凌厉的攻势。
      由于程嘉惠的失误,我可打得异常轻鬆,只围着她的娇躯团团转,同时满足一下手足之慾,只气得程嘉惠越攻越怒,不过同时亦暴露出拳法上的弱点。「青龙取水!」这次可真是八卦掌了,我一下子拉下了程嘉惠的泳裤,进一步践踏着这女警的自尊。
      「下流!」程嘉惠一手遮着乳房,一手则挡着下阴,仍不愿放弃似的以双腿连环攻击着,只惹得我不断闪身躲避,同时窥探着她洩露的春光:「嘻嘻,原来你有看见过不下流的奸魔吗?可要介绍我认识。」
      这可是真人版的BattleRaper,尤其是难得有程大美人当我的对手,我更加要好好尽兴一番。
      虽然表面上程嘉惠佔尽攻势,但是其实她的攻击全都落在空处,相对地她的体力亦消耗得更快,再加上她的体力亦远不及我,败北恐怕只是迟早的问题。程嘉惠明显亦想到了这点,双手已不期然的放弃了防守自己的重要区域,任由春光尽洩,只希望能在最短时间内将我击倒。不过她的如意算盘可打得太响了,尤其是我的武术修为只会在她之上,加上程嘉惠早已经受伤,我看她是在垂死挣扎罢了。
      果然我乘着程嘉惠攻得过分心浮气燥,已巧妙地避开她的攻势,同时施展了一下绝技「铁山靠」,以厚背狠狠撞落在程嘉惠柔软的娇躯上,令这凶狠的雌老亮终于都要倒地不气。
      「已经GAMEOVER了吗?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是心急想被我操,才故意放水给我吧。」说着说着,我当然不忘上下打量着我这美丽的战利品。果真是极品,我不由得暗讚道,虽然我们一直处于对立的位置,但程嘉惠实在是我见过的众多女性中,最有吸引力的一位。
      虽然说到美貌,我的女人当中如多香子、由纪惠等一点也不会比她逊色;论风情,也有小雪、小瑄等比她更引人入胜;讲身材,纪香与及优香也比她丰满得多。但是单凭程嘉惠那充满野性的气质,绝对反抗的态度,就足以彻底的将我迷倒。尤其是一想到将她侵犯时她那竭力的挣扎,与及最终她都要在无夸之下被最痛恨的人污辱,已不由得叫我下半身不热血沸腾。
      不过最美的花通常都是有刺的,而程嘉惠的刺恐怕更有着致命的剧毒,所以在享受她之前,我亦不得不作点安全措施。我向室内的摄影机打了个手势,灰狼已带着工具箱走入室内,而小雪、洁莹、佩雯等我的女人,亦拿着手提摄录机跟随入来,準备拍下待会的状举。
      我马上将程嘉惠紧紧的按在地上,令灰狼能顺利的替她注射药物,然后再将程嘉惠的玉手,放入一个小小的泥壶之内。一条彩色斑斓的小蛇马上咬着了程嘉惠的玉手,迅速的注入了毒液,然后已自行死去,只余下程嘉惠正担心着我究竟在她身上耍了什么把戏。
      我看到程嘉惠发青的脸色,如果她知道我干了什么,恐怕她宁愿选择死了算:「放心,我可不捨得毒害你这美人儿,灰狼替你注射的,是由古方十香软筋散提炼出来的药物,只会令你手足无力,可不会有什么坏影响,而刚才那条小蛇,则是我由泰国带回来的降头术,也只不过是令你玩起来更有乐趣,用法如下:」
      我邪邪的笑着,然后「啪」一声的弹响了手指,地上的程嘉惠已不由得手脚失控痉挛,同时蜜壶更喷出了大量温热的爱液。一旁的小雪已不禁道:「主人,程警花是高潮吗?」我微笑着点头道:「没错,有了这好东西,以为程美人被我抽插时就不怕洩不出,只要我轻轻弹响手指就能令她高潮叠起,保证令她欲仙欲死。」啪、啪!才说完已马上弹了两下指头,送给程嘉惠两个新的高潮。
      程嘉惠明明身体没有半点快感,但是那弹手指的响声却好像魔咒一样,直穿程嘉惠的脑袋,再深深刺激着程嘉惠的快感神经,硬挤出她的高潮来,令程嘉惠也说不出是爽还是痛苦,只来回地在地上扭动着,同时源源不绝的洩出了蜜液。
      「对了,在干你之前,先让你一家团聚吧。」我挥一挥手,刚生完的惠美、与及挺着大肚子的久美、美夕等已由一旁走到程嘉惠的身边,安慰着我这最新的奴隶。不过我好不太喜欢这种伤感的场面,所以只好说些高兴的话:「对了,程美人!久美的预产期是下个月,而美夕肚里面的娃儿则已经六个月大,而至于你…我们努力一点相信十个月后便能生下第一胎我们的结晶品。」
      说完我向小雪打了一个眼色,她们已马上将美夕她们拉往一旁,同时架起了摄影机,将焦点对準着我与及女主角:「忘了告诉你,待会可要浪一点,片子拍好之后我会寄给你的亲哥哥宋书麟,让他了解到自己已带了顶绿帽子。」我得意的笑着,连翻的耻辱令程嘉惠终于忍耐不住,不理死活的扑向我。不过就算她再快,她也快不过声音。
      啪、啪、啪、啪!我左右开弓,连环四发,程嘉惠已马上变回一只只懂得捲曲在地上呻吟的母狗。「是不是很想要肉棒呢?别心急现在主人就来餵饱你。」也不理程嘉惠狠毒的目光,才刚褪下身上的衣服,我双手已熟练地扳开了程嘉惠的双腿,将早已经硬涨的肉棒抵在程嘉惠那已经彻底湿润的私处。
      终于要被强姦了,程嘉惠一直提醒自己要坚硬,但是今时今日,程嘉惠已找不到将自己武装起来的动力,是由于自己是警察吗?但是自己已被开除了;是由于自己的武功吗?但是自己亦已失去功力;是由于要拯救自己的妹妹与及好友吗?但是甚至连她们也已经背弃了自己。程嘉惠不禁发现到,原来自己一直努力对抗奸魔,全都是为了一些可笑的理由,而一直埋头苦干下去。想着想着,程嘉惠已发觉自己再找不到撑下去的动力,万一连自己的身体也被奸魔征服,而成为追求肉慾的奴隶,自己真不知如何去面对自己的未婚夫。想到这里,程嘉惠终于都忍不住流下泪来。
      「哭了吗?我还以为程大小姐有多坚强,就算待会被我插穴也不会哼一声,谁知…」我伸出舌头舐着程嘉惠脸上的泪水,尽情羞辱胯下的猎物,同时腰间一沉,阴茎已直插入程嘉惠的蜜唇之内。下身的撕裂痛楚令程嘉惠不断想去努力挣扎,但失去力量的她却始终无法摆脱身上那已经插入自己的禽兽。
      「嘻嘻,程警花始乎仍是处女,我的龟头已顶到程大美人的处女膜,让我吩咐人好好拍下这珍贵一刻。」我的话仍未说完,小雪与灰狼手上的摄影机已全对着我与程嘉惠的接合点,已确保不会错过程嘉惠的点点落红。
      「準备好了吗?那我们就来开苞吧。」我随即放开程嘉惠的双手,改为抓在她硕大的乳房上借力一挺。饥渴的阴茎随即已深深的朝程嘉惠的穴心一顶,硕大的龟头已撕破了程嘉惠的处女印记,挤出了破处开苞的血花。「已经给你开了苞,从今以后你便是二手货了。」我得意的笑着,同时吻咬着程嘉惠的乳房,不过被开了苞的程嘉惠却硬气得很,除了破处的瞬间发出了哀号之后就一直咬紧牙关,坚决不发出声音,令我无法由她的身上获得摧残的快感。
      不过以为这样便能倖免于辱,程嘉惠似乎把我想得太少儿科了,我偏偏以你主动爽给我看。也不理程嘉惠的阴道才刚开苞贯通,粗长的肉棒已一下子直捅入程嘉惠的阴道尽头,以龟头深深的抵着她柔软的子宫。现在是让你爽的时候了,我有节奏的弹动着手指,令程嘉惠不停的生出了高潮,刚才还像死鱼一样的美人儿马上已生出了情慾的痉挛,不单手脚紧揽着我的身躯,同时她那迷人的小穴更展开了拚命的吸啜,明显想挤干我的每一滴精液。
      实在太爽了,我配合着程嘉惠的高潮缓缓的抽送着肉棒,每一下龟头都轻轻揉弄着程嘉惠的子宫,却偏偏不给予她满足,只是不轻不重的在她的子宫之外叩关,誓要令程嘉惠慾火焚身向我作出了全面的投降。
      随着程嘉惠的呻吟提升了几个音阶,我同时亦转换了体位,由原本的男上女下传统式,改为女上男下的观音座莲,慢慢逐步逐步的摧毁程嘉惠的自尊,将她弄成一个自动将蜜壶送上门的婊子一样。程嘉惠亲眼看着自己的下体正吞吃着最痛恨的男人的阴茎,无奈自己不单不能阻止,身体更慢慢自动自觉的上下套弄,以挤取更多的快感,令程嘉惠只感到自己的一切已经崩溃,只余下成为眼前男人的精液便所。
      「干得不错,程嘉惠你果然是一个天生的婊子,现在给我再夹紧些,不然我射不出来又如何满足到你。」我双手捉紧程嘉惠正上下摆动的丰乳,任由程嘉惠自己自个儿的动着,只默默的享受着快感,间中弹上一、两下手指为程嘉惠注入新的动力。
      程嘉惠白嫩的肤色已被强姦的春情染成玫瑰红,身上更流满了剧烈运动时流下的汗珠,但是她仍始终努力不械的骑着,被强迫享受着一波接一波的高潮。不过我开始已不满于现状,因为现在似乎是她强姦我而不是我施暴于她,一想到这里我已一把推开了身上的程嘉惠。
      失去一直取愉着的阴茎,程嘉惠马上已发出难过的呻吟声,正试图以手指自我安慰着,以取代阴道内的空虚。「过来吸我的宝贝,如果啜得我舒服的话,我就给你爽爽快快的播种。」程嘉惠想要努力的回复自己的理智,但是随着我不断的弹弄着手指,她最后都耐不住体内的慾火。尊贵的女警官竟像一条狗一样爬过来吸啜我的阴茎,直将我爽番天。
      「洁莹,替你的好朋友量一量体温,看看是不是播种的好时机?」
      一旁的洁莹马上已走过来,同时在程嘉惠的身上忙碌着。不过检查的结果却不由得叫我失望,原来程嘉惠的经期才刚过去不久,还有数天才进入危险期,离排卵日更有整整十天的距离。不过想想其实一没有什么问题,由今日开始我便每天插程嘉惠一次,直到搞得她腹大便便为止,何乐而不为。
      一想到这里,我已急不及待的要给程嘉惠纪念品。奸母狗当然要用犬交式,我由程嘉惠的口中抽出肉棒,马上已从后再一次插入她的蜜穴内,同时紧紧将她压在地上,龟头狂轰打着她的子宫,直至挤开了她的子宫颈,令我的阴茎能直捅入程嘉惠的子宫之内,到达我私人的精液便所。被顶入致命之处,程嘉惠终于都生出了高潮,而且更是自发而生,而不是被我强迫产生,那种令人欲仙欲死的夹紧,绝对能令任何一个正常男人射出来。
      受孕的白浊洪流倾射而出,尽数灌注入程嘉惠的子宫之内,为我们的关係,连上了永不磨灭的痕迹。「满意了吗?可以放开我了吧!」
      感觉到男人已射入自己的体内,程嘉惠简直懊恢得想要就此死去,片刻也不能忍受男人继续压在自己的身上,无耻地将精液喷入自己的子宫。
      「我还以为你对我的研究很详细,原来我似那些来一次就够的人吗?」我轻轻抽出了半软的肉棒,同时手指已轻扫在程嘉惠的菊蕾之上。「不要,那里糟!」事到如今,也不由得程嘉惠不发出惨叫声。
      「对极了,所以我会用你的宝贝代替我的肉棒来给你后庭开苞。」我由灰狼的手中接过了程嘉惠的手枪,那是一支四十四密林手枪,真是巨大的「家伙」,单只枪筒就已经有六寸长,看来平时程嘉惠也很享受这支手枪吧。如今我就让她以后庭彻底享受一下她的爱枪。
      随着冰冷的枪筒塞入自己的体内,程嘉惠的后庭马上生出了火烧般的灼痛感,并开始漫延到全身的神经。而就在最屈辱的剧痛之中,不正常的快感却悠然而生,仿如便溺的痛快感觉开始充斥着程嘉惠的感观神经,令到她不由得小声的呻吟起来。
      「我都说你会很爽,现在给我大声叫出来。」我得意的掏弄着枪筒,令到手枪以强大的力度在程嘉惠的屁道间进进出出,程嘉惠再也压不住体内澎湃的情感,疯狂的扭转呻吟着,叫着听不懂的淫声浪语,努力的洩出自己的高潮。「就让你更愉快一点吧!」我猛然抽出了枪筒,本来冰冷的黑铁因猛烈的磨擦而发热,不过我知道单凭这死物并不足以满足程嘉惠这婊子,于是马上改为插入我那更雄伟的私伙大炮。
      果然有别于刚才,我才一进入,程嘉惠已配合的夹紧着我,同时前后套弄着。师父说的话果然没错,「平时越一本正经的人就越容易被变态的性教育所迷惑。」程嘉惠能抗拒正常的性交,但是却偏偏沉迷在走后门这玩意,一想到这里我已不禁愉快的抽送着,尽情地鞭笞狎玩着身下的皇家母犬。
      「要主人射在你的身上吗?」我大力的抽送了几下。「要!主人,快射给我。」话才出口,程嘉惠已马上感到后悔,一想到未婚夫将会透过录影带看到自己淫秽的面目,程嘉惠已不禁无地自容,试问如今这个模样,又如何叫人相信她是被人强姦。
      我发出了爽极的笑声,同时抽出了达到极限的肉棒,豆大的精浆已马上雨点般洒在程嘉惠的脸上,颜射程嘉惠可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今日我终于都梦想成真。满面流着精液的程嘉惠,面上交杂着各种表情,有愉快、痛苦、满足、羞辱、愧疚,恐怕就连程嘉惠自己也说不出是何种滋味。「给我用你的舌头舔乾净它。」我轻轻将肉棒抵在程嘉惠的面颊上,虽然已干了她两次,但是我仍不敢大意,不马上叫她口交,就是怕她乖机咬我的肉棒。
      我看着程嘉惠面上那犹疑的神情,慢慢消褪,直至最后一丝都消失得无影无蹤,程嘉惠随即伸出了她娇柔的香舌,雪雪的舐弄着我硕大的龟头,令我知道,程嘉惠终于都沦陷在我的手上。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草榴社区11最新地址_撸尔山在线视频网_撸管的正确方法_偷偷撸改成什么了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