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公务员的沉沦 第20章

    时间:2018-07-10 省高级人民法院。
      十九层的办公大楼有如一把利剑指向长空,犀利而庄重。
      庄严的国徽高悬,气度庄重严谨,神圣而肃穆,法律的威严不言自喻。
      三十级的台阶前停满了小车,每个办公室门上都有标誌牌,各个部门在有条不紊地开展着工作。
      韩冰虹整理好桌上的材料,装进档案袋,把其余的东西锁好。
      她正準备过院长办公室,向郭院长汇报案件的进展情况。
      韩冰虹走过楼道乾净的走廊,手上拿着通海国投案的卷宗,高跟鞋有节奏地敲打着地板,发出清脆优雅的响声,
      她身着蓝黑色的法官制服,合身的短袖套裙装衬托出她成熟丰美的身段,左胸前佩带着醒目的国徽胸章,显得庄重而高雅。
      在院长办公室门口,韩冰虹站住轻轻敲了两下门,门其实没关。
      「郭院长……」
      「呵……是小韩啊……请进……」老院长郭柏龄抬头看了一下笑着说。
      虽然韩冰虹已是三十是多岁了,但是慈祥的老院长还是亲切的叫她小韩,他是看着冰虹成长,从一个踏出校门的学生变成今天的优秀法官,对于韩冰虹他充满了期望。
      韩冰虹的能力是人人看得见的,但老院长不单看到这点,他看得出在韩冰虹身上有一种别人不具有的气魂,还有就是她坚韧不拔的意志和毅力。
      「今天精神状态很好嘛……」郭院长摘下眼镜笑着对韩冰虹说,韩冰虹进来的一剎,给他的第一感觉是充满朝气和自信。
      「院长的状态也不错嘛……」韩冰虹把卷宗放在院长办公台上。
      「呵呵……不行啊,看东西累,时间一长眼睛就受不了……对了,案子进展得如何……」嗯……总的来说还算顺利,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国投破产系列案涉及到境内外债权人多达四百九十多个,牵涉美国、日本、法国、瑞士等十多个国家,涉及国内外财产数额特别巨大,没有国内外社会公信力较高的中介机构负责破产清算工作,法院难以完成这一艰巨任务。同时,如果在审理过程中各行其事,执法不一,纠缠于清算工作,也必将影响审判工作的公正和高效运转。」
      「那以你的意思如何处理……」郭院长有心要看看女法官的想法。
      「根据境外债权人多的特点,我想参照国际惯例,聘请国际知名的会计师事务所进行财务清算,聘请一些资深律师事务所,负责处理境内外法律事务,他们比较熟悉各国的法律,这一方面可以减轻我们的工作量,又能提高办案效率,加快案子的进程,而高院将会在清算工作中负责依法监督。
      「好的,想法很好,你做一份详细的工作建议给我。冰虹啊,这阵子可把你忙坏了吧,得注意身体呵……这次大家都看着你呢,千万不能倒下呵……」
      「我会的,院长,谢谢你关心……另外关于案外自然人合法权益和妥善安置破产企业职工问题,我提个建议,因为案子涉及面大,关乎社会稳定,为了安定民心,我想先由政府垫出资金,委託银行优先向个人储户支付存款,垫付后受托银行取得代位求偿权,作为普通债权人申报债权,这样广大债权人和遣散的职工心态会平衡一点,确保社会秩序稳定,要不人心惶惶,我们要开展工作也很困难啊!」
      「嗯……有建设性……冰虹你现在处理问题的方法很成熟啊……能顾及到很多方面,很好……努力去干,大胆一些,要充分发挥自主性和创造性,国投案是先例,没有经验可以借鑒,你走出的路日后就是别人的经验啊……我很看好你…组织也相信你,我可以先给你透点风声,这件案之后,副院的职位你是很有希望的……不要令我失望呵……」
      「谢谢院长……」韩冰虹听了满心欢喜,有点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在省委省政府的支持下通海国际投资公司破产案取得了一个个阶段性成果,合议庭成员克服了种种客观困难,展现了新时代共和国法官的风彩,韩冰虹作为主要负责人在整个审理工作中表现尤为出色。
      而随着案子的进展,韩冰虹已无暇顾及家庭,家务活和照顾儿子的重担大部分落到了郑云天肩上。虽然他也处在一个男人仕途上的黄金年华,但他明白这次对妻子来说真的很重要,所以毫无怨言地支持韩冰虹。
      对于轻易到手的几十万他也不作多想,反正领导也知道。吴副局长是日后的第一把手,有他照着没什么可担心的。身上有了钱感觉就是不一样,虽然不能风风光光地花,但总比以前捉襟见肘强多了。
      其实他也知深现在当官的没有几个不为自己谋私利,有权在手不用,过期作废,只不过手段高明一点罢了。那些被捉去坐牢和枪毙的贪官只不过是替死鬼,是反腐倡廉的牺牲品,中国的贪官永远捉不完。
      后来他从吴副那里得知那个彭老闆叫彭程,就是海市蜃楼的经理,不过他好像还不是老大,最大的老闆好像叫昌哥。
      郑云天赢了几十万后,也想过要收手,毕竟这种东西不是干他这行人玩的,但经不起彭老闆的诱惑,金钱的魅力实在是太大了,想想自己做了二十多年了还是一个寒酸的国家公务员,就算日后能做上局长,工资再高也就是个二三千一个月,老老实实地领上一辈子也不会发达的。
      人的堕落是从思想开始的,不需要什么理由,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郑云天也见得多了,没有机会的不说,有机会谁不想,别以为那些政府高官坐在办公室里指指点点,真是为民着想吗,他们都是天下乌鸦一般黑,为父母官的时候说的话被人尊为格言,指示,出事后什么陈年旧事祖宗十八代的事都挖出来批,那是做给人民看的,毕竟出事的是少数人嘛!
      郑云天很快就成了彭老闆家的常客,有点自负的他还真以为每次赢来的钱是自己智慧的成果,用得心安理得,但世上哪有只赢不输的赌场呢?
      就在韩冰虹迎来事业高峰的时候,一个针对她的阴谋计划展开了。
      週末,郑云天又和往常一样,在彭老闆的赌场里又赢了不少,他甚至开始担心钱太多了怎么办,这段时间以来他赢了上百万啊,他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他的脑子快要被钞票塞实了,晚上做梦看到的都是花花绿绿的票子。
      「郑处长,这钱是不是太容易挣了……」彭老闆鼻孔里喷着烟,漫不经心地说。
      「以前我总相信别人说十赌九输,现在看来也不尽然嘛……这是一种高智商的赚钱游戏,当然和运气还有点关係……」郑云天有点自负地说。
      彭老闆抿嘴不答,「我这里有个钱来得更快的活,你有没有兴趣……」
      「呵?……」云天问道:「是什么……」
      「我受人所托想要这些东西,以郑处长的本事,应该不成问题,就看你敢不敢做……」彭老闆从抽屉里取出一大叠文件,放在云天面前。
      云天拿起一看,不禁眉头一皱,「这………这些东西是国家机密,是不能碰的……要犯法的……」云天说。
      「嘿嘿……犯法?……郑处长怎么一下子那么多顾忌啊,你这几天在我这里玩这玩那的难道就不犯法?」彭老闆冷笑着说。
      郑云天一下怵了,「彭老闆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可没干什么……这只不过是娱乐一下而已……吴副局长也看见的……」
      「娱乐?娱乐能几天有一百几十万进口袋?我的郑处长,你是个聪明人,你也不想想,这整个场子的人,每人都像你这样赢我几十万,我还用活吗,你以为就凭你那两下子能赢上那么多吗……?
      郑云天听了心头一惊,似乎在一剎间明白了什么。
      「当然了,郑处长是识时务的人,我们都是生意人,各取所得,我们不会亏待郑处长,你赢的那些钱就当是我们交朋友的见面礼。你帮我搞到这些东西,我给你五百万酬金,够你用一辈子。我现在先给你二百万作为订金,事成之后给你另外八百万……」彭老闆说着取出支票。
      「不……不……不行……这是不可以的。」郑云天连忙制止。
      他很清楚这些文件的份量,这些全是国家高级机密,有很多涉及商业上的利益。如果获取这些机密,在未来的市场中会令某些人处在有利位置,其创造的价值是不能用钱计算的,但造成不良的后果也是严重的,甚至会危害到国家安全。
      「怎么?郑处长是嫌钱不够吗……那好,我再加个价,八百万……这可是天价了。」彭老闆不等云天再说什么,将写好的二百万支票推到云天面前。
      「彭老闆,不是钱的问题,那是人命关天的事,要做牢的……你就是给我再多我也不敢啊……」
      「行了郑处长……你就别装了,既然你我都不是生人了,你开个价吧……多少……」彭老闆不耐烦地说。
      「真的不是钱多少的问题,这种事是不能做的,一旦被发现,我别说处长做不成,连命也没了……」云天倒不是嫌钱少,他是真的不敢,虽然八百万的确是个极度诱惑的数字,足够他用一辈子。
      「嘿嘿……我把这个给你们单位送过去,你一样做不成处长……」彭老闆冷笑着将几盒录像带放到台上,把一盒放进机子里,屏幕上是郑云天聚精会神赌博的画面。
      「你……你要干什么……你这是在威胁我……」郑去天倒吸一口气。
      「嘿嘿……别说得这么难听,你是个聪明人,要知道好歹……」
      郑云天一时间在脑子里闪过无数疑惑,但有一点他很清楚,是吴副局长将拉下水。
      短短的几分钟里他彷彿看透了世间的危恶,官场的黑暗,「不……不可以一错再错下去……」他在对自己说。
      「这是一个陷阱,一个阴谋……有人要害我……谁…是谁……为什么……」
      「不…不行……参与赌博,最多我接受处分……不能做这种犯法的事……」郑云天脑中一片混乱。
      「还有这个……自己看清楚了,如果你们单位看了,他们还会留你这么一个腐化堕落的人吗……」彭老闆再放另一段录像,是在海市蜃楼夜总会里郑云天晕过去后和小姐的丑态。
      「你……你们是早有预谋的……」郑云天似一下明白了什么。
      郑云天似乎想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突然有一种被人出卖的感觉,他愤怒地把支票撕作两半,恨恨地说:「哼……你也太小看我郑云天了,就凭这个你想要胁我,发你的白日梦吧……」
      郑云天将撕开的支票向空中一扔,「老子最恨就是被人骗,别以为用这个可以镇住我……」郑云天转身就要走。
      「别动!」光头和另两名手下突然用枪顶住郑云天。
      「嘿嘿……你以为我这里是想来就来想去就去的地方吗……」彭老闆连看都不看一眼郑云天,自顾看手上的一些照片。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草榴社区11最新地址_撸尔山在线视频网_撸管的正确方法_偷偷撸改成什么了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