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大陆 第二十六集  第一章 白石蝶鸣

    时间:2018-08-04 法斯特历五三八年十二月十日,这一天注定是为一个美丽的女将军所预备的。
      在白石山的西北方向,聚集了法斯特帝国超过了十五万的战士,这其中隶属于西方军团的就有十二万之众。在他们的包围当中,围绕着飞龙战旗的数千名天龙军团的战士所组成的阵容已经单薄得不成样子,那情形,就像是大海上的一座小小的孤礁,在大风浪中即将被淹没。
      飞凤旗的出现,正是在天龙军团的阵容被压缩到了极至,整个阵势形将崩溃的时刻。而这个时候,也正是西方军团的所有将士心神极度振奋,斗志高昂,全力向前突进的时候。
      每一个西方军团战士的心中都怀着一个极大的渴望,马上将叶天龙的部队彻底击破,从而能够抢到最大的功劳,尤其是一些曾经和叶天龙一起并肩作战过的骑士将官,他们原本对于叶天龙的急速陞迁就感到不服和眼红,所以现在有这样的一个机会,可以让他们证明自己比叶天龙强大,更是让他们兴奋欲狂。
      「前进!前进……」
      「砍下叶天龙脑袋者,赏十万金币,封万户侯!」
      随着传令兵声嘶力竭的吼叫声,所有西方军团的将士无不双眼冒火,争先恐后杀向天龙旗的所在。
      而此刻,在叶天龙的身边,除了战力超绝的女神战士之外,已经没有其他的天龙军团将士。叶天龙的眼中,除了血红的颜色之外,也再没有见到其他的色彩。
      黑色的天魔圣剑,虽然因为吞噬了数以千计的生命,而爆发出令人望而生畏的杀气和寒光,但毕竟持剑之人的力量消耗过巨,御剑之力已经黯淡,剑上的威力也在成倍的下降。
      而保护着叶天龙的身后以及左右的女神战士们,更是浑身浴血,她们的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处不沾满血迹,这其中有她们自己的鲜血,但更多是敌人的鲜血。
      人马如潮,刀枪如林,即便是叶天龙他们想从包围圈中突围出去,也是认不清方位了。何况,叶天龙他们每动一步,都要付出极大的力气,在他们的身边,已经堆积了数千具尸体。
      生死一线,凶险万分。
      「左弦切,三度,前进!」
      「阵变锋矢,全军突击!」
      高高的飞凤战旗下,一身戎装的丽人看起来更加的清丽脱俗,紧紧抿在一起的樱桃小嘴流出了一丝淡漠的笑意。
      随着她这一连串沉稳有力的命令,三万凤舞军团的将士有如三道划破大地的利剑,以三个十分巧妙的弧度迅猛无比的刺进了西方军团的阵势。
      庞大的西方军团阵势令人难以置信的被切割开来,那种情形,就像是三把热刀切开整块黄油一般,毫无阻碍,也毫无困难,骑兵的突进刚好是阵势之中令人难以察觉的空隙。
      凤舞军团的十名骑兵为一个箭头,顶盔带甲,胸前是明亮的掩心镜,双臂是铁护套、皮质手套,手中所持的均是厚重的斩马刀,这种带着一点弧度的斩马刀,砍中人身之后,不会被骨肉卡住,这才能真正发挥出骑兵的冲击力。
      人仰马翻,血肉横飞。
      因为前锋骑兵座下的战马都披上了皮甲,所以冲撞起来更加肆无忌惮,很多西方军团的士兵还没有清楚是怎么回事,便已经被高速奔驰的战马撞得飞起来。
      伴随着凤舞军团将士狂野迅猛的冲杀,是西方军团将士惊慌忙乱的喊叫声。
      「这是什么……」
      「哇……干什么的……」
      等到西方军团的将士意识到是敌人骑兵的突击时,他们的阵势已经被凤舞军团的骑兵分割开来,那样子真是令人无法想像,整整十二万人的阵势居然会被三万骑兵在其中自如的分割、自由的驰骋,阵形的混乱就像是雪崩一般的不断扩大,原本整齐强攻的队伍变成了相互不能够呼应的散沙。
      刀光一闪,人头飞起,血柱沖天。
      战马飞驰如电,往往一个西方军团的士兵刚刚架住骑兵的一次斩击,但随后跟进的下一个骑兵已经冲到了他的跟前,白光一闪,血光沖天。
      有些幸运的士兵,虽然避开了骑兵手中刀剑的斩击,却逃不过随之而来的战马的冲撞和践踏。劲风扑面,整个人随即被撞的应声飞起,然后重重的砸在身后同伴的身上。
      「镇定……稳住……」
      西方军团各级长官将领声嘶力竭的吼叫在他们那些混乱的士兵之中,显得那么的无助、那么的渺小。
      战阵上的搏杀,讲究的是整体的配合、团队的实力,而单个士兵的战力即便是再强悍也是无济于事。
      因此,即便是有些士兵听到了他们将领的吼叫,试图稳下自己的阵脚,但由于得不到同伴的帮助,他们的武勇只是昙花一现,很快就整个人淹没在汹涌而来的凤舞军团骑兵的刀山枪林之中。
      从前,西方军团的将士只有在自己人和敌人的口中,知道凤舞军团的厉害,而且这也是他们曾经引以为傲的。
      但是现在,凤舞军团骑兵的可怕战力成为他们一生之中的恶梦。
      凤舞军团的骑兵战力之强悍、冲击力之强大、整体配合之协调,就像是一部精密无比的机器,每一个齿轮的运转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此刻的情形,只能用当者披靡、望风而逃来形容。
      不过,对于凤舞军团的骑兵来说,他们也不可能真的把西方军团的十二万队伍消灭殆尽,毕竟他们在人数上是绝对的劣势,要想以三万之众完全歼灭十二万的部队,那只是一种美好的希望而已。
      他们要做的,只是尽可能的打乱西方军团的阵势,让他们的士兵陷入无法自拔的混乱之中,这样一来,才能够将对手击溃。
      因此,凤舞军团的骑兵充分发挥了骑兵的高速机动性和可怕的冲击力,他们在戎装丽人的统领指挥之下,自如的穿行在西方军团阵势的空隙之间,所有挡在前面的敌军士兵就像是暴风雨前的芦苇,成片成批的倒下去。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站在高处指挥的杨汉有些目瞪口呆。可以说,行军打仗这么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情形,虽然自己的队伍在人数上佔据了绝对的优势,一眼望去,满山遍野的西方军团将士,就像是钢铁的海洋。
      但奇怪的是,那一支在凤舞军团战旗指引下的骑兵队伍却是能够在如此密集的阵势之中冲杀得游刃有余。
      凡是和凤舞军团的骑兵接触到的阵势,无不像是阳光照射下的雪花,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蹤。
      「真是像沸水倒在雪地上啊!」
      身边的随军参谋禁不住喃喃自语,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听在杨汉的耳朵里面却是令他脸色铁青。
      不过,杨汉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这一位随军参谋也是鹰扬军团那边借调过来的,而且他的才智和谋略也颇受尤那亚和海鹰扬的赏识。再说,这一次的整个作战计划,也是出自这一位随军参谋之手。
      「敢问先生,现在我方该如何是好?」看到本方的队伍陷入越来越大的混乱之中,杨汉忍不住转首望向了身边这一位随军参谋。
      「撤退!」随军参谋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异芒,毫不犹豫的对杨汉说道:「收拾部队,重整旗鼓,这样我们才可以和凤舞军团的那个女人交战。」
      「这……」杨汉微微犹豫了一下,再看了看下方的战场,只得长长歎息了一声:「也只有这样了,真是可惜,眼看就要把叶天龙击毙了。」
      「但是在击毙叶天龙之前,可能大人的部队已经被完全击溃了。」
      随军参谋的话虽然冷酷尖锐,毫无人情,但杨汉和他身边的另外一些参谋也不得不承认他的话说的确实是不无道理。
      其实现在下方战场上的西方军团将士已经陷入一种毫无头绪的混乱之中,各部人马无不像一只只无头的苍蝇,有的士兵要向前,有的士兵却想后退,有的士兵要列队,有的士兵却是想散开,于是最终的结果就是大家乱哄哄的挤成一团。
      「下令,全军撤退!」
      眼看自己的部队在凤舞军团骑兵的冲击下几乎就要自相残杀了,杨汉强压心头的恼怒,暗暗一咬牙,转首对身边的传令兵喝道。
      在震耳欲聋的号角声中,杨汉听到了自己身边那个随军参谋在低声自语。
      「该死的,真是一班无用的家伙,居然连这一点事情都没有办好,害得我功败垂成!」
      「我又何尝不是呢?」
      心下暗暗说着,杨汉抬起头,面对着天空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他知道自己身边这个随军参谋说的是什么,因为被派往大湖地区监视凤舞军团行动的密谍小组足足超过了八组人马,应该说,如此之多的密谍,可以确保凤舞军团的任何举动都逃不过谍报人员的视线,可是眼前却有这样一支凤舞军团的强大骑兵队伍,居然会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们的背后,这实在不能不说是那些密谍小组的严重失职。
      而且对于这一位随军参谋来说,更让他不悦和难堪的是,布置在大湖地区的八组密谍小组都是由他自己一手安排和挑选的,同时也是直接接受他的指挥和领导,因此,出了这样大的一个纰漏,他自然会感到脸上无光,并且也让他的自信心受到极大的打击。
      「聚拢人马,我们还可以再和他们大战一场,毕竟我们还是佔有绝对的优势!」抖擞自己的精神,杨汉对身边的随军参谋说道,同时也算是在对自己打气。
      「不错,我们还是有机会,有胜算的。」随军参谋的眼神重新变得坚定起来,凝视着下方正如海水退潮一般的西方军团阵容:「我在师兄面前可是下了军令状的,我绝不会输给凤舞军团那个山野的丫头!」
      随军参谋说着,同时紧紧握住自己的拳头。杨汉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他的师兄居然就是海鹰扬将军,怪不得这一位随军参谋能够得到尤那亚极大的信任。
      「不错,我也相信作为海鹰扬大人的师弟,你是绝不会输给别人的。」受到随军参谋那强大的信心鼓舞,杨汉的精神也变得益发的振奋。
      见到西方军团的将士全军后撤,凤舞军团的骑兵也没有继续追击下去,毕竟他们也是经过了一番长途奔波,为了能够尽快赶来,又不惊动敌人的耳目,他们可是花了很大的心血和力气。
      如果不是对西方军团採取了突然袭击的战术,以他们这样一支疲惫之师,加上对手人数上的绝对优势,胜负之数还真的很难说。
      何况,他们最大的目的还是救出被西方军团围攻的叶天龙一行,已经是筋疲力尽的叶天龙等人现在才是他们最需要照料的对象,因为在西方军团战士这一阵的猛烈围攻之下,不管是叶天龙、玉珠,还是回复力超强的女神战士们,都已经到了体能和真力的极限,他们每一个人身上的盔甲都变得支离破碎,那些没有盔甲保护的地方,更是衣裳破烂,血染战袍。
      而最让人担心的,还是彻底的透支体内真力之后,叶天龙他们现在就连走一步都显得十分困难。
      尤其是暗黑一族的美少女玉珠,虽然她的实力是最强大的,但由于竭力保护叶天龙的缘故,她付出的代价也是最大的,身上至少有十三处的大伤口都在不断的流血。
      正是因为玉珠不让叶天龙受到来自后方和侧翼的攻击,叶天龙才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的向前猛打猛杀,让西方军团的战士见识到了他的可怕战力。在这一天里,死在他的天魔圣剑之下的将士足足超过了三千名,其中包括了西方军团中最负武勇之名的近百名骑士,以至于在后来的一段时间里面,他被西方军团的人称为「白石杀神」。
      不过真的说起来,方才在西方军团的重重包围圈中,叶天龙、玉珠和女神战士们的表现也的确可以说是无与伦比的,他们以区区十多个人,就击毙了超过九千名的西方军团精锐战士。
      要知道,在人马如潮、刀枪如林的火热战场上,一个高手是不可能永远运足真气来保护自己的,何况所谓的刀枪不入、水火不伤的护身真气,也只能在一定的期间发挥作用,一盛,二衰,三竭,这是自然的规律。
      随着时间的推移,护身的真气会慢慢减弱,尤其是在陷入重重包围的不利景况时,你要面对的是来自四面八方,甚至是天上地下的各种可怕攻击,这其中包括物理和魔法攻击,护身的真气更是不可能长久的维持。
      当凤舞军团的骑兵出现在叶天龙的身边时,正是叶天龙他们处在最危急的时刻,几乎是强弩之末的叶天龙他们,一看到凤舞军团的骑兵在自己的身边出现,并将周围的敌军士兵全数赶杀殆尽,他们那紧绷的心神终于鬆弛下来。
      脸色苍白的叶天龙,随着心神的这一鬆懈,顿时双脚一软,坐倒在地上,口中更是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倒是叶天龙身边的暗黑一族少女和女神战士,依然在他的周围站立如标枪一般,眼神坚定,虽则她们的全身也都被鲜血浸湿,身上的伤口还在慢慢的流出鲜血。
      数十骑如旋风一般驰来,原本守护在叶天龙他们身边的凤舞军团骑兵纷纷往左右闪开。
      当先的一骑黑色战马,马上的骑士一身白色戎装,头戴五綵凤盔,粉面桃腮,眉如新月,眼含秋水。
      「丽蝶……」
      虽然心中有所觉悟,但叶天龙一见之下,还是不由得一阵狂喜,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让他蓦的从地上一跃而起,向丽蝶奔去。
      此时的丽蝶,也早已从战马上跃下,两三步冲到叶天龙的跟前,还没有来得及看清叶天龙的人,便纵身上前,扑入叶天龙的怀中,将他紧紧抱住。
      「哎哟……」身上的伤口让叶天龙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丽蝶连忙鬆开双手:「怎么样?……伤得严重吗?」
      看见丽蝶满脸紧张的样子,叶天龙强笑了一声:「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一点小伤而已。」
      而对于站在周围的凤舞军团将士来说,眼前的情形是他们第一次见到的。自己这个对人从来不假颜色,从不轻易表露感情的冷面军团长,居然也会在众目睽睽之下,表露出如此的儿女情感。
      不过,这边的丽蝶却丝毫没有在乎自己的部下会有什么样的感觉,她早已一叠声的唤来了军中的治疗师,开始为叶天龙和玉珠、辛西雅她们治疗伤口。
      回到白石山城堡,已经是下午的三时,因为叶天龙的受伤,丽蝶便担负起了指挥的责任。清点人马,安营扎寨,休整布防,每一项工作都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说起来,叶天龙一方的损失也是很大的,他所带的四千五百名精锐的城卫军骑士几乎是全军覆没,生存下来的仅仅只有三百八十六名,而且其中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属于重伤。可以说,如果没有丽蝶带着凤舞军团骑兵的出现,杨汉的计划便大获成功了。
      「现在感觉好一点了吗?」从三时一直忙到五时三刻的丽蝶,终于将事务处理完毕,当她出现在叶天龙的房间里面时,正是治疗师準备给叶天龙换药的时候。
      「好多了。」叶天龙坐在床上,露出的精壮上身,已经看不到丝毫受伤的痕迹。有了及时的治疗、上好的药物,以及神奇的光明系治癒术,加之叶天龙本身的体质,他的伤势恢复速度十分惊人。
      「你看,是不是一点伤口也没有看到了?」一边说着,叶天龙一边伸手在自己的胸膛上拍了两下,不过当他的手触及到刚刚收口生肌的伤口上,不由得怪叫了一声,那种龇牙咧嘴的样子让丽蝶忍不住抿嘴轻笑起来。
      「嗯,看起来是差不多了。只是现在伤口处红红的,就像是花纹一般。」
      「那当然,你也不看看我是什么样的人,这一点小伤,根本就不在话下。」厚着脸皮的男人好像是没有听到丽蝶后面的那半句话,依然神气活现的样子。
      「那是,您是天龙将军嘛!」
      挥手让治疗师退下,心情愉快的丽蝶拿起了放在床边的疗伤药物,开始亲手为叶天龙上药。当她的手触及到叶天龙精赤的上身时,粉脸不禁微微一红。
      「玉珠妹妹和辛西雅大姐她们恢复得比你要快很多啊!」
      压了压微颤的心神,丽蝶一边温柔的给叶天龙的伤口上药,一边柔声说着。叶天龙点点头,他深知辛西雅她们这些女神战士的强大回复力,而玉珠身为暗黑一族最杰出的高手,自身的回复力也是远远超过自己的。
      等到上身所有泛起淡淡红印的地方全部涂抹好之后,丽蝶轻轻鬆了一口气,将手中的药膏放在一边。
      幸好叶天龙身上的伤势都是一些皮外伤,因此在魔法和药物的双重效力之下,都已经生出了新的肌肤,只是这些肌肤还十分幼嫩,稍微用力的话,就可能会让伤口再次迸裂。
      「喂,小姐,你还没有做完呢!」怪笑着,叶天龙蓦的伸手掀开了自己身上的被子,原来他是全身赤裸裸的,在他的双腿上,还有几处红红的伤口。
      「啊……」虽然并不是没有见过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体,但乍看之下,丽蝶还是忍不住低呼了一声,飞霞涌上了娇靥。
      而她这样的表情,也正是叶天龙想看到的。
      他不禁呵呵怪笑着,伸手抓起丽蝶那双温润如玉的小手,将其放在自己的小腹下面:「我这里也是痒痒的,可能是伤口传染……」
      话音未落,羞红了双颊的丽蝶便用力一推叶天龙,嗔骂道:「胡说八道。」
      叶天龙不由得哈哈一笑,旋即正色道:「我肚子饿了。」
      没有想到眼前的男人突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丽蝶粉脸上的神情微微一呆,随之摇头笑道:「放心,怎么可能让大人您饿肚子呢?」
      说罢,丽蝶走到门口,吩咐下人将饭菜送到房间里来。
      当下人们将饭菜送过来的时候,丽蝶已经将叶天龙身上所有的伤口都用药膏仔细涂抹了一遍,并给他穿好了衣裳。
      见到桌子上面只有一副餐具,叶天龙不禁微微一愣,问丽蝶道:「你不在这里和我一起吃吗?」
      「不了。」丽蝶温柔的将叶天龙从床上扶起来,对他说道:「我马上要带人马出发了。」
      「出发?」叶天龙不由得有些迷惑的望着眼前的丽人:「你要去什么地方啊?难道说,你不住在这里吗?」
      「不是,我已经下令让队伍做好準备,六时一刻马上就出发,去袭击西方军团的营地。」丽蝶轻轻摇头,向叶天龙解释道。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出发去袭击西方军团呢?」
      「很简单,西方军团刚刚吃了一个败仗,士气正处于低落的时刻,所以我们要乘机一举击垮他们。」
      丽蝶此刻的俏脸上,浮现出来的是身为将军的自信和冷静,一双明眸之中更是闪动着智慧的光芒。
      「杨汉他们在撤退的时候,可能会设下伏兵防备我们的突然袭击,但现在经过这样一段时间他们应该已经是放下心了,早已是人困马乏的西方军团士兵,最需要的是好好的休息和热热的饭菜,所以,吃晚饭的时候,是他们的防备心最低的时候。」
      听罢丽蝶的分析,叶天龙不由得大感佩服,因为丽蝶对敌人的心理实在是太了解了。老实说,换成是叶天龙自己坐在杨汉的位子上,也的确会像丽蝶所估计的那样去做,在全军撤退的时候,设下伏兵防备敌人的偷袭,但等了好长时间也不见敌人的偷袭,加之士兵也急需好好休息,自然会放鬆警惕的。
      见到丽蝶起身要往门外行去,叶天龙蓦的叫住了她。
      「你等一下。」
      「还有什么事情吗?」丽蝶停住了脚步,转首望着叶天龙。
      见到叶天龙不住向自己招手示意,丽蝶只好重新走到叶天龙的身边,还没有等她出声再次询问,叶天龙已经拿起了桌子上的餐具,递给她。
      「还有一点时间,来,你先吃一点东西再走。」
      丽蝶刚想张口说话,叶天龙已将菜送到了她的嘴边。看到叶天龙如此的架式以及他眼中那坚决的神色,丽蝶只好乖乖的张口接受。
      丽蝶的计算十分準确,当她率领着凤舞军团的三万骑兵出现在西方军团营地的时候,人困马乏的西方军团将士正在吃晚饭。
      杨汉根本没有想到丽蝶会在这个时候向他们发动袭击,大意的连大营外的游动哨兵都没有放,尤其糟糕的是,设在外围的伏兵也刚刚撤回来,整个大营乱哄哄的。
      说实在的,杨汉并不是没有料到丽蝶的袭击,但他派人防备了一个下午,都没有见到敌人方面的动静,倒是将自己的部队弄得更加疲惫不堪。
      可以说,凤舞军团的骑兵出现之际,正是西方军团的将士最缺乏斗志和体力的时候。
      随着一声号令,凤舞军团的骑兵有如三道离弦之箭,转瞬间突入了西方军团的营地,士气低落、疲惫不堪的西方军团将士根本就没有什么抵抗,纷纷丢弃手中的餐具,连盔甲和武器也不带,四散而逃。
      战马奔驰,利刃如风。
      凤舞军团的骑兵吶喊着,不断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在西方军团的营地里面纵横驰骋。
      寒光一闪,血柱飞腾,来不及拿起武器的西方军团士兵扑倒在地。跟进的第二骑战马踏着敌人的尸身,在战马上做了一个漂亮的俯冲,寒光连闪,被砍断的营帐轰然倒下,压倒了一片西方军团的士兵。
      血肉横飞,火烟沖天。
      说惨也真惨,被打得没有还手之力的西方军团,连一次像样的抵抗都没有组织起来,就已经陷入无可挽救的地步。
      丢盔弃甲,溃不成军,十万人马瞬间变成一盘散沙,很多士兵甚至连凤舞军团的骑兵都还没有看到,便选择了逃跑。
      身在中军大营的杨汉和他的幕僚们,在凤舞军团的骑兵突入大营的时候,就知道败局已定,如果说第一次交手是因为丽蝶的长途奔袭,那么这一次,则是完全落入了丽蝶的算计之中。
      战斗结束,除了杨汉带着中军五千人马杀出大营,向西逃亡之外,十万西方军团的军队完全被击溃了。
      白石大捷,让丽蝶这一位军中奇葩正式出现在大陆军事舞台的中央,她的名字开始被各国的兵法家所牢牢记住,也成为各国军事情报机关中经常出现的字眼。
      「凤舞蝶鸣」,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开始被一些人所提起。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草榴社区11最新地址_撸尔山在线视频网_撸管的正确方法_偷偷撸改成什么了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