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间 第十六章 白领丽人

    时间:2017-12-07 新的一天,我想到自己和自己的新生活就此开始,比较地激动,虽然头天睡得比较晚,但还是很早起来,精神抖擞地围着山庄跑了几圈。
      和自己的模特队一起生活了三四个月了,人也分出了三六九等,月琴和春花是自己的一对贴身美艳宠妾,经常打扮得漂漂亮亮地穿着高跟鞋跟在身边,出门上班什么的时常带在身边,兴发了爷立马骑上去奸嘴日逼尽情地发洩;华英和桂华是大奶子女佣,经常耸着一对豪乳晃着翘屁股让自己摸着玩;仙娇和晓兰是对俏丽的小丫头,青春娇媚,伺候自己的生活起居,时常也搂着打情骂俏什么的;而亚丽和秀英就惨点,虽然有几分姿色,但有老秦隔着,多少有些不太待见,安排当了女服务员,主要是买菜做饭、打扫卫生、开门迎送客什么的,不过床上用得可就少了,主要是鸡巴常没空,自己忙活自己的鸡巴事。
      由于昨天晚上在电话上约好了和江雯丽一起选地方,我在众女的侍奉下吃了早饭,坐在别墅一楼的客厅里,叼了支「中华」烟休息起来。
      想了一会儿,决定还是带上一名美女艳妾随行,一方面是和江雯丽不熟,有个美女在中间活跃活跃气氛,大家都可以更放鬆一些,另一方面我是想今天就上了江雯丽,反正迟早都要上,还是毛主席他老人家教导得好,「只争朝夕」。
      不过自己虽然带了药,又觉得江雯丽聪明懂事,好像是个容易上手的雌儿,但万一落了空,憋得慌的话,身边有一现成的美艳淫具直接找一地方按翻,儘够自己骑着风流发洩的了。即使将江雯丽顺利摆平的话,有一艳妾在旁边舔着鸡巴助兴陪日那也不是更刺激淫蕩吗?
      当然候选人只有两人,考虑到月琴更成熟一点,会说话和来事,带出去显得也大气,最后决定带上月琴。
      虽然约定是八点半见面,江雯丽开车到山庄来接我们,但我不敢怠慢,从八点就开始準备着装了。
      今天我不是很想别人将我看成老总,所以由春花伺候着换了件暗红T恤,一条白色休闲长裤,梳理了头髮,看了看镜子中间,觉得还是挺满意的。
      不一会儿,辜月琴也打扮好了,我惊异地发现,她今天的打扮和罗曼的那张登山旅游的照片出奇地相似,梳一个俏丽的马尾巴头,上身穿白色的高领毛衣,下面是黑色短裙,外面罩一件藏青色短风衣,背个黑色羊皮双肩包,脖子上扎有一条黄色的纱巾,漂亮的小腿上穿着一双白色丝光长袜,精美雅致,脚上穿的是双黑色绒面细高跟中统靴,看起来亭亭玉立、清爽艳丽,挺有味道的。
      辜月琴人本来就很漂亮,今天穿上这套新鲜装扮,我一看既有女大学生的清新又有白领丽人的美艳,顿时有了感觉,走过去习惯性地将月琴的头髮揪住往胯下按。
      月琴有些不悦地一边挣扎一边娇声娇气地求饶说:「我的老爷,您看看,人马上就要来了,没有时间了。」
      我看看钟,的确没时间了,恶狠狠地将辜月琴一把搂进怀里说:「小骚货,挺会打扮的,你这身爷挺中意,今天找个时间爷要奸你两遍泻泻火,你可要听话啊!」
      「爷,人家打扮出来还不就是拿给爷用的,难道还飞得了吗?」辜月琴一边撒娇一边送上香吻,我一把搂紧亲了起来。
      不一会儿,内线电话响了,春花接了以后说是辆桑塔那来了,我说放进来,是江雯丽来了,并让春花去把她接过来。
      我志得意满地站在自己别墅的门口,身边站着打扮时髦靓丽的长髮女郎辜月琴,注视着山坡下面车库那边春花慢慢带着江雯丽缓缓向这边走过来。
      看到她们走近了,我一步步迎下去,月琴下意识地上前搀着我的手往下走,一边轻声说:「爷,慢点,别跌着了。」
      我觉得有点彆扭,告诫月琴说:「这时候别叫爷了,叫白总。」
      「好,白总,人家知道了。」月琴嗔怪地低声说。
      江雯丽她们走近了,我终于摆脱了月琴手的牵制,独自走上前去握住了江雯丽的小手,慢慢摩擦着她那双白嫩的小手,双眼则盯着她看。
      今天的江雯丽打扮得还是很出众的,俏丽清爽的短髮,金丝眼镜,加上妩媚动人的大眼睛,耳朵上还有两只银色耳针,这张脸怎么看都算美女了。
      身穿一套做工讲究合身的米色职业西服套服,腰收得比较紧,乳房突出挺立着,下面长裤收档较高,将臀线包裹得完美毕露。裤脚下米黄色带袢高跟鞋上棕色丝袜包着的嫩脚背若隐若现,我看在眼里,心里砰然心动。
      其实江雯丽算不得是绝色,但人靠衣妆马靠鞍,打扮出来还是如此有姿色风韵。这样高雅漂亮的都市白领,儘管可能和赵志有过那层关係,但如今大哥把她交到自己的手里了,而自己又正缺这样能干的下属,反正不管怎么说,不能让人家白进了咱这门啊。
      大概是觉得我握手时间太长,江雯丽的脸泛起潮红,月琴在身边打着圆场,「白总,你们还是屋里坐吧!」我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难堪地笑了笑,鬆开了手。
      一行四人走进了会客室,这里一直是我跳舞玩女人的淫乱场所,但昨天下午在我的指示下,模特队长华英带领大家彻底打扫了一下,看起来乾净整洁多了。
      桌面上铺了崭新的桌布,还放了一个漂亮的花瓶,插着一束精美的鲜花。我大大咧咧地坐在了三人沙发上,而江雯丽和辜月琴一人坐一个单人沙发,我故意靠江雯丽更近一点,好趁机时不时轻触她的大腿说笑着。春花给我们三人上了茶,我开始互相介绍进入正题了。
      「雯丽,」一开始我就用很随便的一个称呼就直接拉近了两人的距离,「我先简单介绍一下,龙腾公司要成立了,人员比较缺,我把以前我的下属带进来,文化程度不太高,準备让她们打打杂。这位是辜月琴,这位站着的小姑娘是傅春花,都是以前飞龙製药化验室的。这位是未来龙腾贸易的领导江雯丽小姐。」
      雯丽对着两女微笑致意,两女也慇懃地打着招呼。我的眼角余光扫了一下雯丽面前摆的那杯热咖啡,嘴角露出了一丝不容易察觉的冷笑。
      站在门边的春花今天套件粉红色高领毛衣,粉颈上围着淡黄色纱巾,下半身是白色高腰包臀裙裤、白色尖包头后空带袢高跟鞋,她靠在月琴的沙发旁,显得俏灵灵的,和月琴两个正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
      我用眼角余光赏玩着掩耳短髮下大眼甜美的春花和长髮美艳的辜月琴,暗自遗憾自己不能偕两女同行。
      喝着咖啡,我简单介绍了飞龙和龙腾的关係,由于有「龙丸」在手,我对飞龙和龙腾的未来都十分乐观,这在相当程度上感染了雯丽。
      谈到了公司的远景,雯丽最关切的是资金情况,现在的经济中钱就是润滑剂,现金流是公司经营中最重要的指标,反正没钱是万万不能的。
      而我却绝口不提钱,一直强调说:「雯丽,钱的事我来操心,你的任务是陪我找个好的办公地点,把公司的架子搭起来,尽快投入运行。」
      「好吧,白总,昨天开始我接了你的电话就作了一定的分析,并委託朋友帮忙,收集了很多的资料。你今天坐我的车去看看,有我给你参谋参谋,当场就可以把这事定了呢。」雯丽不仅作了周密的安排,还给我简单分析了江陵市的商务房地产形势,这让我觉出了她的能力和份量。
      我想了想后,还是决定就在这里告诉她,「雯丽,新的龙腾贸易投资公司里面,我不太想挂名,你就挂个副总吧,怎么样呢?」
      看着像在徵询她的意见,口气却像宣布道命令,我看她有些兴奋,又趁火打铁地问:「哦,你现在在办事处一月拿多少?」
      「基本也就两千多吧。」
      「这样,你到这里来,暂时每月先拿五千,根据工作情况和效益我会为你多考虑的。」
      女人看来还是贪财的,江雯丽也不例外,一听此言,满脸妩媚的笑意充盈,语言也轻柔舒缓了许多,「白总,您真大度,我一定好好干,报答您的信任。」
      我对着站在门边的春花点点头,春花识趣地走到办公桌旁拿起我的公文包走过来,我接过公文包的同时将春花搂坐在自己身边,春花半推半就地坐在了我的身边。
      我看着有些春意迷离的雯丽,用眼神钩着她,再指指三人沙发身边的空位,示意她坐过来,雯丽笑意融融地站起来坐了过来。
      我打开公文包,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递给她,嘴里很平淡地说:「这是你给你的补助,两个月的工资而已,到新公司来表示个意思,你可得好好干,听我的话啊!」
      我语重心长地说着,一只手在雯丽的大腿上拍了几下后乾脆摸了上去。雯丽看我出手这么大方,多少有些出乎意料,加上今天不知怎么的,浑身热乎乎的,心里总有股冲动,我这一摸过去,她心气顺了,身体也顺了,便由着我去了。
      我另一只手也没闲着,隔着粉红色的毛衣摸弄着春花的奶子,软绵绵地大小很就手,虽然没有号称男人的「毒药」~~桂华的那么肥美,但凑合着满可以摸摸了。
      我搂着春花左一下右一下地摸着,脸颊绯红、春心萌动的雯丽也多少发现了我的小动作,但这时残留的自尊还是起了作用,毕竟这才是第二次见面,而且当着其它两个女人的面,多少放不下脸。
      于是,雯丽推开了我的手,低声说:「白总,时间不早了,该走了。」
      我觉得感觉还远远没有到位,提议到园子里散散步。雯丽长舒一口气,这里的气氛太压抑了,出去散步真是个不错的选择。
      我趁着药劲很自然地搂着雯丽的腰走出门开始在山庄里散步,春花和月琴跟在身后。一路走过来,走过了长廊水榭,攀上了假山,来到了绿荫深处,这里特幽静,只有小鸟的叫声和青草的芬芳。
      雯丽问这山庄是谁的,我说是自己的产业,雯丽顿时觉得很惊讶,「白总,你这山庄比起别人的什么豪华别墅来说可真的气派又实用多了,」雯丽的话语里透出羡慕和崇拜,「白总,你真厉害,光住的地方就这么大,不像我,还是租别人的房子住,和您比起来,我真的太差劲了。」
      我看见路边有只的小长椅上,搂着她就坐了上去,笑着说:「雯丽,这里哪儿都好,就是太大了,一个人呆着真的有时有点寂寞呢,自己想想还是缺个女主人。」
      我看她若有所思的样子,就接着忽悠下去了,「那天我第一眼看见你,就觉得你特聪明能干,咱们好像有缘呢,你不觉得吗?也许前世是一家人呢?」
      「如果你来,这一切也都是你的,你愿意吗?」我一边低声勾引着她,一边温柔地亲嘴摸奶子。辜月琴和春花俏生生地侍立在身边,低下了羞红的小脸不敢看。
      雯丽确实很高兴也很激动,觉得自己的世界好像一下子开阔了起来,回吻着我,两人好像一对热恋情人。
      当我的魔爪想摸摸雯丽下面的粉胯的时候,雯丽夹紧了大腿表示反对,我暗自冷笑,心想:「昨天她们说卖俏、卖笑和卖淫,爷今天花点代价,一定要将你这个白领丽人拿下,让你向我卖淫、卖身,等着吧,我的雯丽。」
      月琴催我们两个,说时间不早了,于是我心有不甘地在雯丽的屁股和奶子上摸了几把,搂着她起身準备走了。
      这时候,春花节外生枝地向江雯丽撒娇说:「雯丽姐,我也想去,在这里呆着闷死了。昨天白总说我和月琴可以进新公司,我们都高兴坏了,尤其他还猛夸你聪明又有才华,让我们多向你学习呢!」
      雯丽听到这里,心里挺高兴的,很快同意了春花一起去。我也很高兴,就算雯丽扑不翻,有这两名美貌温顺的艳妾在身边,可以就地正法、随时骑上去左插花右插花地让我洩火呢。
      两女都穿上藏青色短风衣,一对丽人身材高挑、婀娜多姿、顾盼生辉,不愧是数一数二的大美人,穿着高跟鞋,风衣下面小屁股扭着,连雯丽都被比了下去。让我心里一阵阵颤动,女人,当然是美女,尤其是两个三个站在一起的时候,魅力有放大的感觉,我现在深深体会到了这一点……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草榴社区11最新地址_撸尔山在线视频网_撸管的正确方法_偷偷撸改成什么了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